扬子晚报:儿童重病何时可以不靠“行为艺术”筹钱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8
  • 139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原标题:儿童重病何时可以不靠“行为艺术”筹钱 小图图无疑是非常幸运的,3天时间就筹集到了医疗费,感谢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捐助。 可是,我在替图图高兴的同时,也在为那些没钱治病的孩子们悲伤

扬子晚报:儿童重病何时可以不靠“行为艺术”筹钱

原标题:儿童重病何时可以不靠“行为艺术”筹钱  小图图无疑是非常幸运的,3天时间就筹集到了医疗费,感谢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捐助。

可是,我在替图图高兴的同时,也在为那些没钱治病的孩子们悲伤。 要不是图图的母亲搞了一次“行为艺术”——抱着孩子上课的新闻被多家媒体报道的话,能在3天的时间里得到230多万元钱的捐款吗?肯定不能。 看看我们的周围吧,有多少孩子因为无钱医治而在痛苦中挣扎呢?难道说这样的重病儿童只能靠“行为艺术”筹钱吗?  孩子是祖国的未来,社会的花朵,政府和社会有责任保证他们健康成长。 然而,当孩子们得了重病的时候,只能依靠“行为艺术”来吸引大家的眼球,只能靠爱心人士来捐赠,这说明我们的医疗保险制度还不够完善,同时也表明我们的社会救助机制尚无法满足孩子们的需要,也说明我们的慈善事业也不太给力。 重病儿童只能靠“行为艺术”治病,只能靠爱心人士捐款,这不靠谱,也没把握。

“行为艺术”再新颖,再管用,也不可能总见效。   一个孩子生一场病,就意味着一个家庭要破产。 就拿小儿白血病来说吧:第一个疗程费用大约需要2万元,一个完整的治疗过程共需8万元左右;如果进行骨髓移植,至少要20万元以上的医疗费。

有多少家庭能够负担得起呢?因此,我个人认为,应该推动儿童合作医疗制度,以农村合作医疗的模式解决城市儿童的医疗费用——政府出大部分,家庭出小部分,建立城市儿童合作医疗。 同时,各级政府财政每年应该拿出一定的经费,建立福利性的儿童医疗保险和儿童医疗救助基金。

不让重病儿童依靠“行为艺术”筹集医疗费。

  (黑龙江毕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