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悔的选择 谈家桢:心系家国 破译“生命密码”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20
  • 190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原标题:端午之际,我们一起追思那些把爱国精神变成报国行动,怀着“赤子之心”为国家和民族的辉煌无悔奉献的人们。 谈家桢是我国现代遗传学奠基人之一,也是我国杰出的科学家、教育家。 他曾

无悔的选择  谈家桢:心系家国 破译“生命密码”

原标题:端午之际,我们一起追思那些把爱国精神变成报国行动,怀着“赤子之心”为国家和民族的辉煌无悔奉献的人们。 谈家桢是我国现代遗传学奠基人之一,也是我国杰出的科学家、教育家。 他曾怀揣科学救国的理想,远赴重洋,在现代遗传学创始人、诺贝尔奖得主摩尔根门下求学;国家危亡之际,他毅然回国执教,为我国现代遗传学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兴盛之路做出了卓越贡献,更为遗传学人才的培养奉献了全部心血。 而在谈家桢的百岁人生中,一次又一次无悔地选择,也激励着一代又一代学生接续奋斗,破译生命的密码。 丰衣足食,安居乐业,延年益寿,天下太平,谈家桢亲笔题写的这十六个字,至今仍矗立在复旦大学生命科学院楼前,这是他选择遗传学研究一生追求的目标。 用生物学研究成果推进农业发展、解决环境问题、进行医药开发、制止生物武器,他把生命科学工作者的责任凝结在这16字当中,谆谆寄语至今仍激励着一代又一代学子。

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李辉:我们研究生命科学为什么,他心里的目标就是我们祖国非常强盛、人民非常幸福。

到现在,实际上是渐渐地实现了。 谈家桢生于1909年,那时,积贫积弱的旧中国正饱受列强欺凌,被斥为“东亚病夫”。 1934年,立志投身生命科学研究的谈家桢,进入美国摩尔根实验室进行博士深造,期间他发表论文10多篇,年仅28岁就已经在世界遗传学届崭露头角。 谈家桢之孙上海海洋大学教授谈向东:遗传学和生物学就是对生命的一种解读,能不能在生物这个角度来强身健体,把东亚病夫的帽子脱掉,他是通过一辈子的努力去实践的。

博士毕业后,面对导师的挽留,谈家桢深知此时国内遗传学基础薄弱、急待有人开拓,毅然选择返回祖国,成为浙江大学生物系的一名教授。 在抗日战争中,他仍在争分夺秒开展学科建设,在随大学西迁的路上,边走边教学。

在湄潭祠堂“实验室”里,谈家桢带领学生发现了瓢虫鞘翅色斑变异的镶嵌显性遗传现象,首次提出镶嵌显性遗传,填补了人们对遗传规律另一新的认知。

而这样创新性研究成果,竟是在连件像样实验器材都没有的情况下完成的。

浙江大学西迁历史陈列馆馆长阴利君:唯一的照明工具就是一盏小小的桐油灯,做实验没有器材怎么办呢,他们就想了一个办法,用竹管来代替导管,把瓦盆作为蒸发皿,挖地窖来做为冰箱。 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他们从来没有间断过对知识的追求。 战火纷飞中,谈家桢选择了对知识的坚持,当年祠堂半夜那缕微弱的灯光,点亮了未来的中国生物领域,走出了多位生物学和遗传学领域的领军人物。

在复旦大学档案馆,这些珍贵的史料,纪录了谈家桢人生中的又一个重大选择。

新中国成立初期,米丘林学说在国内盛行,它强调对育种起决定影响的是外部环境而非内因,形成了学术上的一边倒。

时任复旦大学生物系主任的谈家桢,却深信科学容不得半点虚假,宁可三年停课编教材,也绝不传播谬误。

在当时青岛遗传学大会上,谈家桢不惧压力,坚定地捍卫了科学的真理。 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谈家桢博士研究生卢大儒:谈先生在这个过程当中也是不断的(地)抗争,有一种铮铮铁骨,不能屈从于比如说物质利益,不能屈从于一些强权。 谈向东:国家的强盛和发展,要有科学的精神,和求真务实的精神,一个科学家对科学的认知和坚持,他是对一个国家的负责。 怀着对遗传学的深厚感情,谈家桢建立了中国第一个遗传学专业、第一个遗传学研究所、第一个生命科学院,他一心要使中国的遗传学走在世界前列,他的执着追求也影响着一代又一代学生的选择。 著名的遗传学家金力的一次重大选择,就源于谈家桢。 1994年,金力在斯坦福大学做博士后,已经86岁高龄的谈家桢坐着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机找到他,真诚地邀请他回国为遗传学科发展做贡献,探访间隙,午间老人就在长凳上睡下了。

复旦大学副校长中科院院士金力:我心目当中一个那么大的一个科学家,他就很安详地睡在那,我当时眼泪就下来了,就是看到那个样子。 后来他走的时候我就在他耳边就轻轻地跟他说,我说谈先生您放心,我肯定回来。

正是这刻骨铭心的一幕让金力放弃了美国的优厚条件,全职回到了复旦大学,成为遗传学的学科带头人。 为了我国遗传学发展,谈家桢还不顾高龄,远访北美、欧洲各国,邀请知名科学家来华讲学,并推荐大批中青年学术骨干去国外访问、进修和合作研究。

在这封为复旦大学百年校庆致海内外校友的信中,谈家桢写道:“吾平生无所追求,终生之计,在于树人”。

金力:谭先生在学生培养上面是不遗余力的,希望学生能够超过他们。 实际上你可以看到他一直站在一个很高的位置,是从学科发展的方向,社会发展的需求布局人才培养。 步入90高龄后,谈家桢仍敏锐地注视着国内外遗传学界的动态,他对中国人类遗传资源严重外流表示担忧,在他的呼吁之下,我国人类基因组研究中心成立,这项研究得以大踏步前进、跻身于国际先进行列。 而今,接力棒传到金力手中,他正带领团队进行人类表型组研究,通过人类宏观表型与分子表型间的关系,揭示疾病的发生发展机制,为精准医学提供可能。 金力:习总书记一再强调我们中国强起来,其中一个很重要的体现,能够由中国科学家牵头发起引领国际大科学计划。 我们在世界上率先提出人类表型组学,现在有16个国家的科学家的响应。

随着中国越来越强,对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对民族的复兴做贡献的话,我们应该能够更好地布局、更好地站位,去引领这个学科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