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六十六章 无耻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9
  • 74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就在众官在朝房里歇息时,等候着朝会时,外间有人推了门进来。 众翰林心道,这是谁这么急匆匆的,都快上朝了,你才赶到。 众翰林纷纷转头看去,刚看了一眼,就立即挪开了视线。 原来进

五百六十六章 无耻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就在众官在朝房里歇息时,等候着朝会时,外间有人推了门进来。

众翰林心道,这是谁这么急匆匆的,都快上朝了,你才赶到。 众翰林纷纷转头看去,刚看了一眼,就立即挪开了视线。 原来进入朝房之人乃兵部尚书方逢时。

以文臣领戎事,方逢时顾盼间极有威势,在房内随意一扫,无人敢与他对视。

只是众翰林们都是在心底惊讶,兵部尚书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进入朝房?有什么事朝会后再说不好吗?方逢时走到张居正面前行礼后道:“元辅……出大事了。 ”“大司马,什么大事?”张居正问道。

此刻林延潮与几名日讲官就站在张居正,方逢时左近。 但见方逢时俯下了身子,低声与坐在椅上张居正说话。 这几句话,林延潮当然听不清,他也不会去听,因为兵部尚书与首辅商议的必是军机大事。 自己在旁听了绝对不好,于是林延潮与王家屏他们,早早地就退开几步,到一旁聊天。

虽听不见他们说什么,但林延潮看见,张居正整张脸顿时黑了,右手五指紧紧抓在椅背上。

之后张居正吸了口气,与方逢时道了几句,方逢时点了点头然后匆匆离开朝房。

张居正又与张四维,申时行又商量几句。

他们交谈得很快,大概是很快就拿出了决断。 这时张四维却是往林延潮这看了一眼,与张居正说了几句话。 张居正听后微微点了点头,转过头去继续与申时行说话。 而张四维走过来道:“林中允,过来说话。 ”林延潮心底不由惊讶,令张居正都如此动怒的事情,与自己有什么关系。 不过林延潮面上却十分镇定,行了礼随着张四维到了一旁问道:“不知中堂有什么吩咐的?”张四维点了点头,脸上有几分凝重:“方才元辅接到辽东军情,月前黑石炭部万骑进犯辽阳,副将曹簠率军追击,追至长安堡,遇伏兵,千总以下几百官兵战死,战马损失数百匹。 ”张四维说得很详细,林延潮顿时震惊,这是大败啊!在李成梁治下的辽东,竟也有此事。

但林延潮心想,这黑石炭听说出自泰宁部,而朵颜部与泰宁黑石炭部同为朵颜三卫,眼下都是忠于土蛮汗,两家也是交好的,这一次进犯莫非朵颜部也有干系。

果真张四维道:“这一次黑石炭部进犯辽阳,兵部职方司禀告,正有朵颜部阴为向导。

”林延潮心道,这边袭击了明军,这边又排人来讨贡赏,真他妈无耻。

“此事尚没有实据,眼下还不能拿朵颜部如何,但赏赐必会少了,至于原先的宣表你就不能用了,重拟一份要在表里重重告诫朵颜部。 ”说完张四维叹了口气。

林延潮突然想到,王崇古与张四维都是隆庆时一力促成‘俺答封贡’的人。

最早王崇古,张四维都一并提议,让蒙古左翼,蒙古右翼一并封贡,给与土蛮汗,俺答汗同等待遇。 后来俺答汗封贡,但土蛮汗封贡之事,却不了了之。

张四维或许在感叹,若是当初也给与土蛮汗封贡,开放互市,可能现在辽东就不会出现蒙古骑兵屡屡犯边之事了吧。

不过眼下林延潮更关心是,既是出现了黑石炭部犯边之事,那么自己这几日准备的宣表草稿可就都用不上了,一会宣表可就要重写了,这到时就不好办了。

林延潮正在思考此事,这时景阳钟响,朝会开始了。

林延潮来不及多想,随着众官员们鱼贯来至午门前列队,然后随着戴梁冠穿朝服的绯袍大员们后,在大汉将军的注视中,经过入朝象摆的象鼻桥后,由午门左右掖门进入。

文武百官经午门后,再经过皇极门东西的弘政门和宣治门入了皇城,直往皇极殿去。

既是御殿仪,当然在皇极殿举行,这也是林延潮当初金殿传胪的地方。

这皇极殿原名奉天殿,建成后数度遭到火侵。 嘉靖三十六年,奉天殿再次遭焚,再建后改称皇极殿。

历史上到了清朝,皇极殿改为太和殿,皇极殿也再次重修。 今日去故宫所见的太和殿与明朝的皇极殿不同。 一是皇极殿更大,几乎盈满汉白玉台阶,二是康熙重建太和殿时为了防火,在殿左右侧修山墙,但明朝的皇极殿两侧则为斜廊,分别通至左右中门,再与左右厢阁武成阁与文昭阁整个建筑群连作一片。

林延潮站在皇极门的门廊上,朝皇极殿望去,但见皇极殿居中,文昭阁武成阁如人的左右手般捧来,这等恢宏的气势,远胜康熙年间重修的太和殿。

眼下皇极殿前,锦衣卫陈设仪仗、和声郎陈大乐于丹陛。

至于穿着青袍,绿袍的文武百官们,则一并站在文昭阁武成阁以南,东西而向。

这文昭阁武成阁,又称文楼与武楼,自是文官站文楼下,武官站武楼下。 先入朝朝贡的火洛赤部,是土默特部的一支。

顺义王俺答,就是出自土默特部的万户汗。

原本土默特部很不受大明待见的,可是自俺答封贡后,就大大不一样了。 但见穿着本族服色的土默特部番使手持表文,身后的随从手捧方物缓缓来到丹墀前。 然后番使跪下,礼部官员从番使接过表文,呈于皇极殿东门的表案上。 外赞官道:“呈方物!”执事官员从番使随从手中取过方物,呈于丹陛中道左右的方物案上。

外赞官道:“宣表展表官、宣方物状官进殿,百官就位。 ”之后奏乐,小皇帝升殿入座,鸣鞭后,四品以上文官官员入殿。

皇极殿内文武官员左右而立,而三位阁臣,锦衣卫指挥使,王家屏,林延潮等六名讲官则是一并站在御座旁。

与百官东西而立不同,身为天子近臣的林延潮他们六人是站在阶下面南而立。 满殿之内,大臣们都是双手拱在胸前,拢于袖内。

引礼官引番使在丹墀下四拜后走入殿来。 典仪唱道:“进表!”四夷馆的序班双手举表案,由东门进入殿中。

展表官从表案上接过来表,至天子座前。

内赞官道:“宣表。 ”外赞官道:“跪。 ”番使在殿中跪下。 (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