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掌烟花璨尽 人间依旧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29
  • 57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公交车上的你,坐在靠窗的位置,保持着清醒的眼睛,看着面前熙攘挤来拥去上下车的陌生人。 一缕阳光以最温暖的角度向你花样年华的脸庞聚拢,一绺一绺,慢慢爬满你皮肤每一个细小的毛孔,轻轻抚摸你脸

满掌烟花璨尽 人间依旧

公交车上的你,坐在靠窗的位置,保持着清醒的眼睛,看着面前熙攘挤来拥去上下车的陌生人。

一缕阳光以最温暖的角度向你花样年华的脸庞聚拢,一绺一绺,慢慢爬满你皮肤每一个细小的毛孔,轻轻抚摸你脸上小小泛黄的绒毛,渗透到离你心脏最近的那条血管。 你莞尔。

午夜的绽放的茉莉样。 芬芳绝谷,于久久缭绕。

你思绪万千:什么时候去江南看那水墨画一样旖旎辗转倒在水里的乌镇。

什么时候才能和一大群追逐向日葵的孩子一样烂漫天真地像水里鱼一样游弋。

什么时候才能毕业,肩负起爸妈为了学费披星戴月的丝丝白发。 什么时候……多情的女孩哦!看,你又哭了。 想着。

你脸上有种东西湿湿的,呵!这泪,像是校道旁撒落满地的红雾莲,蓄满你心房上敏感细腻的小阁楼,你忍不住在座位上格格笑了起来。

你的笑容。 雕刻在公交的玻璃窗上。

一摄成景。

下车了。

这班公交上,你是其中一群下车人的一个,你同学正紧跟着你脚跟下车。

只有几秒远的距离。

你只要花几分钟时间。

走过前面的斑马线。 到达那条繁华的步行街。 明天。 你一如往日。

笑靥燃绽。 这时。 一辆没有按站牌停车的公交在绿化地转头向你驰来。 闪电般。

冬天。 成了你这个娇小花季,放在骨灰盒前祭奠的花圈。

滴血。

几张打度时间的报纸。

全是血。 你瞳孔在慢慢扩散。

儿时。 石块在你的小手上。

就是以这样的唯美飞过河的对岸。 留下荡不尽的涟漪梦。 一幅画。 你闭上的瞳孔。

这样的红颜。

纸页上。 合上裹尸袋。

素白。 惨淡。

遽然唏止。 医院外。 满掌烟花璨尽。 人间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