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原始宗教到人文宗教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30
  • 177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FromPrimitiveReligiontoHumanisticReligion:TheCulturalTranscendencefromTheBookofChangestoYiZh

从原始宗教到人文宗教

    FromPrimitiveReligiontoHumanisticReligion:TheCulturalTranscendencefromTheBookofChangestoYiZhuan  作者:陈明  作者简介:陈明,男,湖南长沙人,首都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 北京100084  原发信息:《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20184期第41-54页  内容提要:《易经》的巫术内容属于原始宗教,《易传》依托这一系统,提炼出“天”这一最高存者,赋予其绝对性和精神性、伦理性,建构起一个世界的秩序系统、社会的规则系统和生命的意义系统。 因此,从《易经》到《易传》乃是自然宗教到人文宗教的转进。 从孔子《要》篇中“筮—数—德”之演进模式的动力机制、逻辑节点和思想内涵等方面给予描述,对于论述《周易》经传的关系有着全新的意义。 这一演变过程和动力机制,从比较宗教学视角来看,也有其独特性及文化意义。   ThisthesiscontendsthatthewitchcraftcontainedinTheBookofChanges(《易经》)waspartofprimitivereligion,onwhichYiZhuan(《易传》)wassupportedandthenitextractedHeaven(天)asthePrimeBeingthatisabsolute,spiritualandethical,thusconstructinganorderlysystemintheworld,arule-basedsysteminsocietyandameaningsystemoflife.  Asaresult,theevolutionfromTheBookofChangesto(筮),HeavenlyRhythm(数)andHeavenlyMorality(德)accordingtoConfuciusarticleentitledWant(《要》),describingitsevolutionaryprocessanddynamicmechanisviewswithhistoricalandlogicalarguments,butalsoofferedabrandnewperspectivetocomprehendtherouteandnatureofChinesecivilization.  关键词:易经/易传/巫术/宗教  TheBookofChanges(《易经》)/YiZhuan(《易传》)/witchcraft/religion  一、《易经》《易传》关系  《周易》一书由《易经》和《易传》两部分组成。

其成为“群经之首”“大道之源”究竟是因为《易经》还是《易传》?这样的追问必然引出《易经》与《易传》的本末关系问题。 这不只是一个学术问题,甚至也不只是一个思想问题,更是一个涉及文化传统之理解定位的自我意识的问题。

  前贤时彦对经传关系的理解与处理,简单说分为经传分立、经传合一两种思路。 两种思路中,又有以传为本以经为末与以经为本以传为末两种类型。

“自汉以后,两千余年,注释《周易》的人约有千家,都是熔经传于一炉,依传说经,牵经就传。 ”①南宋朱子截断众流,切割经传,提出“学《易》者须将《易》各自看……必欲牵合作一意看,不得”②。

顾颉刚、李镜池、高亨等现代研究者追随朱子分立经传,是因为追求实证的他们主要把《易经》看作“上古史料”,把《易传》看作“先秦时代”的“思想史料”,后者借前者之旧瓶装自己之新酒,“《易传》解经与《易经》原意往往相去很远,所以研究这两部书,应当以经观经,以传观传”。 ③  金景芳先生坚持传统立场,以传解经,判断依据是《易经》“蕴藏着极为深邃的哲理”,“《周易》之所以可贵,端在有《易传》为它发掘在卜筮外衣下所掩盖的哲理”。 ④细究似乎是把《易经》本身当作“哲学之书”,而这显然意味着对《易经》之卜筮内容、属性的忽视。 余敦康先生论述有所不同:“《易经》是一部占筮书,《易传》则是一部哲学书,但是《易传》的哲学思想是利用了《易经》特殊的占筮结构和筮法建立起来的”;《易传》“利用旧的思想材料以形成新的思想。

……宗教巫术的内容是被扬弃了,宗教巫术的形式却被原封不动地保存下来”。

⑤不同之处首先是承认《易经》的占筮书属性,然后指出《易传》利用“占筮结构和筮法”建立自己的“哲学”。

余先生把《易经》和《易传》的关系处理成一种“宗教巫术”到“哲学思想”的既断还连的发展关系,尤其指出《易经》之卜筮不同于原始之卜筮,“反映了殷周之际宗教思想的变革,接受了当时发展起来的以德配天的天命神学观念,并且把这个观念与卜筮相结合,构成一个以天人之学为理论基础的巫术操作体系”。 ⑥这种对《易经》作为占卜之书之“宗教巫术”内涵属性的正视与重视显然十分必要,是正确理解《易经》与《易传》关系的基础和前提。   但问题依然存在:《易传》的思想内容凭什么可以断定为哲学?《易经》的宗教巫术到这种哲学的转换标志或判断标准又是什么?《易传》“利用”的只是《易经》的占筮结构和筮法么?《易传》对《易经》的改造(如果可以这么说的话)主要体现在《系辞》(所谓筮法出处)还是《彖传》(以“四德”说“元亨利贞”)上?如果是后者,那么其所成就者是不是更应该叫作宗教?  我们认为,《易经》与《易传》的关系是自然宗教与人文宗教的关系。

⑦  所谓自然宗教就是以自然事物或力量为崇拜对象的宗教。 它相信某些自然事物或神秘力量具有生命、意志和超自然的能力,可以影响人类生活,因而试图通过各种形式与之沟通以获得福佑、趋吉避凶。 人文宗教则意味着其所崇奉的绝对者具有较高的抽象性或普遍性,较强的精神性,因而对生命的意义、社会的道德具有较强的影响作用。   这样一个对照表或许可以比较清楚地呈现自然宗教与人文宗教的异同。

  “同”就是都承认存在某种神明,相信它与自己存在某种互动关系。 这是最关键的一点,有此相同,二者之间的差异就只是大同小异了。 “小异”之中,最重要的是神明的精神性:自然宗教中的神明是神秘的,因为其情感、意志和好恶不明晰,所以需要借助巫术手段打探交流;而人文宗教中的神明则是神圣的,人们知道其情感、意志和好恶,如“爱”、“德”等。

这一点得到确定,则人与神的关系形式也就可以得到确定,如信仰、皈依和祭祀等,据此做出种种的理论论证和仪轨设计,与之交流沟通,直至获得某种整合同一——这正是宗教的特征。

  “龟以象告吉凶,筮以数示祸福。

”这里的龟与揲蓍成卦的筮占之“蓍草”,就是某种被认为具有灵异性质的特殊之物,可以作为人与那种神秘力量的沟通中介。 ⑧《礼记·表记》载“昔三代明王,皆事天地之神明,无非卜筮之用”,可见以六十四卦为基本架构组成的《易经》其实是自然宗教活动的产物。 如此,将组成《易经》的卦、卦辞和爻辞所记录、反映或沉淀的思想视作自然宗教的思想文本,可以成立,毫无疑义。

  按照前列表格,将《易经》定性为自然宗教,就是说无论天帝还是蓍数或龟兆,均只是一种自然力量,不具有德性。 相应的,将《易传》定性为人文宗教,则暗含着对《易传》所呈显之天包含有德性、主宰性和根源性的预设。 准此以观,则本文“《易经》与《易传》的关系是自然宗教与人文宗教之关系”的命题能否证成,关键就要看《易传》思想中最高之存在者是否具有超越《易经》中作为自然存在的神秘或混沌状态,而获得某种精神和德义的神圣性了。

  马王堆出土的帛书《易传》中有孔子自己对于其与巫与史之关系的完整看法,使得我们可以悬搁各种前提预设,从事实本身单刀直入,看能否与前面表格所示者符节相合。   子曰:《易》,我后其祝卜矣,我观其德义耳也。 幽赞而达乎数,明数而达乎德,又仁守而义行之耳。

赞而不达乎数,则其为之巫;数而不达乎德,则其为之史。 史巫之筮,向之而未也,好之而非也。

后世之士疑丘者,或以《易》乎?吾求其德而已。 吾与史巫同途而殊归者也。   君子德行焉求福,故祭祀而寡也;仁义焉求吉,故卜筮而希也。   祝巫卜筮其后乎?  这里有相对应的事与人两个序列:赞—数—德;巫—史—儒。 “吾与史巫同途而殊归”的关系则是解决我们问题的关键。

先看“巫”与“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