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英红:一树繁花别样红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8
  • 72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新华社香港6月2日电题:惠英红:一树繁花别样红 新华社记者陆敏闵捷 她,22岁就拿到最佳女主角奖项,曾是“香港最卖座的武打女星”,风光无限; 她,曾经无片可拍成“边缘人”,走投无路到

惠英红:一树繁花别样红

  新华社香港6月2日电题:惠英红:一树繁花别样红  新华社记者陆敏闵捷  她,22岁就拿到最佳女主角奖项,曾是“香港最卖座的武打女星”,风光无限;  她,曾经无片可拍成“边缘人”,走投无路到试图自杀,跌入谷底;  她,在2005年以45岁的“高龄”复出,以绝地反弹的姿态频频出击——  在2009年到2019年这十年间,她揽下了包括台湾电影金马奖、香港电影金像奖、亚洲电影大奖等20多个奖项,也重新站上了人生的高地。

  她是香港电影女演员惠英红。

在岁月里烤过,在时间里熬过,如今,所有的过往都零落成泥,滋养她在人生半百的年纪,开出一树繁花别样红。

  如戏人生两次获奖相隔28年  出现在记者面前的惠英红,一袭粉绿色长裙,妆容精致,身姿绰约,说起话来笑意盈盈,眼波流转。   过往,在她的眼里已是云淡风轻。 只有当她说起,“尝过了高点,再下来尝最苦的,慢慢再从50岁往上爬,这里面的甜酸苦辣,没尝试过,你没办法知道那个味道”,微笑的眼睛里才隐约有泪影闪烁。

  惠英红从小就有个电影梦。

因为家境贫困,她13岁开始去夜总会表演中国舞。

“那个时候,很多电影公司星探都是在夜总会挑演员,我跳舞就是想被星探发现。

”  17岁,惠英红被导演张彻发掘,签约邵氏影业,在1977版《射雕英雄传》里饰演女二号穆念慈,由此开启影视生涯。

  1982年,22岁的惠英红因为武侠电影《长辈》拿到了人生第一个最佳女主角奖项,也成为香港电影金像奖史上迄今唯一一个靠“打女”角色获此殊荣的演员。

此后,惠英红叱咤影坛,成为响彻香江的一代“霸王花”。   造化弄人。

随着上世纪九十年代武打片逐渐式微,已经被公司和观众定型为“打女”的惠英红几番转型无望,逐渐沦为无片可拍的“边缘人”。 从风光无限到无人问津,巨大的心理落差,加上多年拍打戏落下的一身伤病,让惠英红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

她闭门不出,甚至吞下安眠药,但幸好被抢救了回来。

  “上天不让我走,我就好好活!”重生的惠英红终于放下自尊,2005年低调复出,开始在电视剧里出演各种小角色。   2009年,惠英红在电影《心魔》中饰演一个对儿子有极强控制欲的悲情母亲。

  一年后,她凭此角获得香港金像奖最佳女主角。 “当时听到我的名字,我愣住了,不敢有任何反应。 等确定是我之后,整个人完全崩溃了,一路哭着上台,真的很丢人!”手捧奖杯,她百感交集,“这是我生死攸关的一个奖项,我惠英红有机会了!”  这一年,她50岁,距离上次获奖已经整整28年。

  别想“人活着干嘛”,人活着就要去“干嘛”  “我从3岁就知道人生需要奋斗。

”对于惠英红,“奋斗”像基因一样与生俱来,“每一天都不要浪费,哪怕用来休息也是个态度。

如果什么都不做,人生就没有色彩,也没有价值。 别想‘人活着干嘛’,人活着就要去‘干嘛’”。   当“打女”的那些年,她不过十几二十岁,却以超越年龄的敬业态度赢得了所有人的尊重。

有一次,她从高空跳下,小腿骨当场断裂。

当时全片还剩下两三个镜头就完工了,如果不拍还要等两三个月,她坚持从医院返回接着拍。 两个员工架着她,补拍上半身打斗的镜头,两条小腿就在下面跟着晃荡。

她忍住剧痛拍完最后一个镜头,在场所有人都眼含热泪,为她鼓掌。

  “做任何工作,首先要尊重自己,才能赢得别人的尊重。 ”惠英红说,“如果没有之前这个积累,后面复出也不会有人用心帮你。

”  2005年,惠英红复出加入香港无线电视台,照片在公司里挂了半年多也没人找她拍戏。 某日,知名监制李添胜路过看到了她的照片,立刻请她拍戏,“因为我们曾在嘉禾合作过,他了解我”。

这一部戏,开启了她的复出之路。

  惠英红始终忘不了恩师李翰祥导演的启蒙。

李翰祥让她明白,电影一个半小时里呈现的故事只是人物一生的一小部分,表演要出彩,必须要找到人物的“前世”和“余生”。 “我至今都是用这种方法揣摩角色。

”惠英红说。   从没有当过母亲的惠英红,屡屡凭母亲角色获奖。 于她而言,最难忘的母亲角色,是《幸运是我》的芬姨,她用细腻的表演演绎了一位失智老人的孤独日常,第三次获得香港金像奖最佳女主角。

  “我对剧组提的唯一要求,就是以我母亲为原型,按我母亲的造型和行为习惯来塑造角色。 ”惠英红默默用自己的方式向已离世的母亲致歉。 当年,母亲也是罹患此症而她并不知情,留下了永远的遗憾,“希望社会更多关注和帮助这个病患群体”。

  最期待与张艺谋导演合作  2019年4月14日,第三十八届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典礼现场,惠英红凭借《翠丝》的表演获得最佳女配角。

回忆当时情形,她笑着说:“其实我的心情很矛盾,既希望年轻人拿奖,又不希望自己输了丢脸。 ”  这些年来,惠英红一直在身体力行扶持新人。 “很多新导演的制作都没什么资金,全部用新人会亏到很惨。 如果我们能够参与,对他们至少是一种保证。

”  惠英红并不同意港产片如今已衰落的看法:“打个比方,过去香港电影年产400部作品,只有40个题材;现在年产40多部,就有40多个题材。 过去产量大,现在精品多,特别是与内地的合拍片,出了不少精品。 ”  2009年,惠英红第一次到内地参与影视制作。

“这十年进步太快了!”她感叹内地电影业的变化,“从题材创作、制作水准、编导表演,都让我这样——”她做出一个目瞪口呆的表情。 “水准很高!我觉得很骄傲,有时都会害怕自己跑得不够快,追不上!”  她说,从《红高粱》起,就一直关注张艺谋导演的所有作品,很期待将来有机会和张导合作,和内地好演员好团队合作,“就像高手过招,会很过瘾”。

  今年4月16日,国家电影局宣布出台五项措施,支持港澳电影业在内地进一步发展。

对此,惠英红表示很高兴,“香港年轻一代电影人有更多的机会进入内地,会为香港电影业带来更大的发展空间”。   拿下多个华语电影圈大奖的惠英红更期待到内地获奖。 “我希望——”她拉长语调,“到北京,对,北京的电影节上拿个最佳女主角!”她调皮地一笑,仿佛当年那个初入影视圈的17岁女孩。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