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难道又要老不起?(2010.04.08)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6
  • 98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主持人: 所以它应该不是支出的一个大头。 白岩松: 对,政府要从一千万里拿走一部分,而且很大一部分。 第二个是社会要拿走一部分,通过商业保险等等,包括通过商业、养老,以

[新闻1+1]难道又要老不起?(2010.04.08)

  主持人:  所以它应该不是支出的一个大头。   白岩松:  对,政府要从一千万里拿走一部分,而且很大一部分。 第二个是社会要拿走一部分,通过商业保险等等,包括通过商业、养老,以及无社会公益事业帮助等等,又从一千万里拿走一部分。 接下来子女恐怕还要拿走一部分,虽然咱们这一代人很惨,将来一个,甚至有的人都不要孩子,那个时候就突然,全世界都没遇到过这样的问题,因为是在独生子女,国家政策的干预下导致的。

  最后我想说的是,靠谁都不如靠自己,为什么呢?靠自己,第一个,趁咱现在还在挣钱的时候,省出一部分钱去为自己的养老谋划。 第二个我认为是最最最重要的,积蓄健康。 一定要让自己,假如说我的平均寿命78岁,我73、74岁才开始进医院,可千万别60多岁就开始进医院,那你熬到78岁消耗太大了。   主持人:  所以把这些都剥离开以后,剩下那一部分可能是靠你单纯地储蓄来解决养老问题。   白岩松:  所以我说,如果要是彻底老无所依的话,也可能一千万都不够。   主持人:  但从钟教授观点里面还有一个数字听了之后让人觉得担忧,他说现在养老的缺口90%这么大。 你现在交的钱,到你老的时候,可能没用得上。   白岩松:  这个我是既非常担心,又没那么悲观地去担心。 第一个,中国启动这样的一个制度也才是一个相对比较近的时期,不像说延续百年,或者五十年。

因此需要有一个累积的过程。 第二个,我刚才已经说了,说句不礼貌的话。 政府傻吗?他难道看不到这方面的问题吗?他会像钟伟教授所担心的那样,假如未来20年一点不做改变,会有这么一个政府一点不做改变吗?看着人就出问题。

所以我既非常担心,希望它能够发生转变,而且我也相信它能够发生转变。

  主持人:  另外在他的文章当中,还有一句话,引来很多人一声叹息,你看中国人辛劳一辈子,什么时候才能真的松驰下来,这种情绪上的共鸣我看挺多的。

  白岩松:  我觉得在全世界哪儿彻底能够在中年的时候就松驰下来,对未来一点不担心的,我现在看到的不多。

除非是在宗教一种非常强的的支撑之下。

  每个国家都有每个国家的问题,美国正在那儿炒关于医改的问题,想想看,日本几千万人的养老账户被政府丢了,导致政府人员要下台,自民党甚至要下台。

我觉得我们当然应该一声叹息,但是在一声叹息里要考虑,如果责任只让政府、社会和子女去背的话,我们自己要把这声叹息变成行动,用这声叹息给那三方加一点压力,但是给子女能加多大难说,希望政府与社会能够让我们老有所依,但是靠自己这块儿千万别松手。   主持人:  靠自己我觉得一个是年轻的时候你靠自己,即便进入老年了也不妨靠自己,其实我们在很多老龄化的国家,人口多的国家。   白岩松:  那只有非常多健康,在年轻的时候积蓄了健康,到时候才真的能靠的上自己,否则的话,想靠自己都靠不上,所以要检点我们现在的生活方式,你其实也在消耗您未来养老一个重要的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