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家乡现在不知啥样了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9
  • 120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自上班以来,以三十八年没回家了。 嗨!也不知道现在家乡啥样了? 我出生在燎原公社,双丰大队,陈殿珠屯。 从出生有记忆开始直到离开家乡,我的脑海里总是有一部整体的家乡印记。

儿时的家乡现在不知啥样了

  自上班以来,以三十八年没回家了。

嗨!也不知道现在家乡啥样了?  我出生在燎原公社,双丰大队,陈殿珠屯。

从出生有记忆开始直到离开家乡,我的脑海里总是有一部整体的家乡印记。   我们屯当时有五十多户人家二百五十多口人。

可谓是:屯子不咋大,友山,有水,有树林。 四周有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有绿意葱葱的庄稼,有阅不尽的白雪皑皑。 可以说老少爷们都和睦,邻里邻亲更合群。

  生产队的前面有一个几亩地大面积的大场院。 场院里有谷  草草垛,堆满各种丰收的粮食。

小时候经常跟小伙伴们在谷草垛里“藏猫猫”。 有时候还能捡到鸡蛋。

这个谷草垛是为牛马准备的草料。

  生产队的左侧有一个几亩地大面积的人工大坑。 夏天我们伙伴在里面洗澡,,冬天在上面滑冰,一玩就是半宿。   生产队的右侧是马圈。

里面喂养着几十匹马,若干头牛。

供应全屯的动力用。 如拉车,耕地,和红白喜事的运输工具。

那时,谁家有事要能弄上四驾四挂大马车,那说明这家在这个屯子有相当大的威望。

  生产队的左后侧有一个“碾道”。

里面放置两个碾子,一台磨盘,一台扇车子。

供本屯子人加工粮食用的工具。

  生产队舍室坐北朝南,供社员开会等活动用的场所。

我小的时候由于家里房子小人口多,就在生产队里住宿。

就连“年午黑天”也得在那里住宿。 嗨!有说不尽的苦辣酸甜!……  生产队的东三里地开外,是一望无际的“大碱沟”。 说是碱沟,原因是所有的水都流到那里。 而到近处溜达,则是一望无际的大平原。

夏天是“大碱沟”的盛况。 有各种药材。 如,防风,龙胆草,小紫花地丁,甘草,柴胡,双钩,青蒿,马齿笕,艾蒿,车前子,莱菔子,蒲公英,山大烟,野菊花,猪毛菜,黄花,野鸡豆,老瓜瓢,地瓜皮,……我们的日常小花费,都是靠挖掘这些药材卖的钱填补的。

那时有个头疼脑热的小病,也不买药啊,就用偏方用这些药进行配伍治疗啊。 也过来了。   天上“大莺歌”盘旋歌唱 ”,地下鹌鹑发出嗤嗤声音婉转伴奏,野兔往来伴舞如梭,偶尔野狼穿插搞恶作剧,清沟里流水潺潺,鱼儿浅底游玩,芦草随风沙沙作响,野花笑脸相迎,远处一群可望而不可及的大雁觅食,一个突然飞起的野鸟留下一窝鸟蛋或雏鸟,一人拎着用马尾做套套住的野鸟,一人挎半框拾起的鸟蛋,一人拿着用夹子夹住的像半大鸡大的“油拉罐子”鸟。 一派描写不够的如痴如醉的画面啊!  生产队的北面是几片白杨树和松树。

是我们采麽菇荡秋千的好地方。

也是家家和生产队施工做工具的原料来源。

我曾经用一棵白杨树截成段,做一个菜板。 给妈妈妈切菜用。

  当年青梅竹马的伙伴们搞的很多恶作剧,至今还记得。

如,黑天到生产队瓜地里偷瓜,在谷草垛里搭草窝,弄一块泥巴摔泥娃……说不尽的快乐和回味。

  说不尽的家乡点点,讲不完的家乡故事,点缀不全的家乡靓点。   也不知道现在家乡啥样了?我不能去看看了,我行动不便了。

  跟儿女叨咕叨咕,他们不知道我叨咕的是啥意思!  可爱的家乡……,也不知道你现在啥样了。

  黑龙江省绥化市兰西县二中:李祥久  二〇一七年七月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