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虎记·(清)王猷定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9
  • 102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辛丑春,余客会稽,集宋公荔裳之署斋[1]。 有客谈虎,公因言其同乡明经孙某,嘉靖时为山西孝义知县,见义虎甚奇,属余作记。 县郭外高唐、孤岐诸山多虎。 一樵者朝行丛箐中,忽

义虎记·(清)王猷定

辛丑春,余客会稽,集宋公荔裳之署斋[1]。

有客谈虎,公因言其同乡明经孙某,嘉靖时为山西孝义知县,见义虎甚奇,属余作记。   县郭外高唐、孤岐诸山多虎。

一樵者朝行丛箐中,忽失足堕虎穴。 两小虎卧穴内。

穴如覆釜,三面石齿廉利,前壁稍平,高丈许。

藓落如溜,为虎径。

樵踊而蹶者数,彷徨绕壁,泣待死。

日落风生,虎啸逾壁入,口衔生糜,分饲两小虎。 见樵蹲伏,张牙奋搏。 俄巡视若有思者,反以残肉食樵,入抱小虎卧。

樵私度虎饱,朝必及。 昧爽,虎跃而出。

停午,复衔一麂来,饲其子,仍投馂与樵。

樵馁甚,取啖,渴自饮其溺。

如是者弥月,浸与虎狎。

  一日,小虎渐壮,虎负之出。 樵急仰天大号:“大王救我!”须臾,虎复入,拳双足俛首就樵[2]。

樵骑虎,腾壁上。

虎置樵,携子行。 阴崖灌莽,禽鸟声绝,风猎猎从黑林生。

樵益急,呼“大王”。 虎却顾,樵跽告曰:“蒙大王活我,今相失,惧不免他患。 幸终活我,导我中衢,我死不忘报也。

”虎颔之,遂前至中衢,反立视樵。

樵复告曰:“小人西关穷民也,今去将不复见。 归当畜一豚,候大王西关外邮亭之下,某日时过飨。 无忘吾言。

”虎点头,樵泣,虎亦泣。 迨归,家人惊讯。 樵语故,共喜。 至期具豚,方事宰割,虎先期至,不见樵,竟入西关。

居民见之,呼猎者闭关栅,矛梃铳弩毕集,约生擒以献邑宰。 樵奔救告众曰;“虎与我有大恩,愿公等勿伤。 ”众竞擒诣县,樵击鼓大呼。 官怒诘,樵具告前事。

不信。

樵曰:“请验之,如诳,愿受笞!”官亲至虎所,樵抱虎痛哭曰;“救我者大王耶?”虎点头。 “大王以赴约入关耶?”复点头。

“我为大王请命,若不得,愿以死从大王。

”言未讫,虎泪堕地如雨。

观者数千人,莫不叹息。

官大骇,趋释之[3],驱至亭下,投以豚,矫尾大嚼,顾樵而去。 后名其亭曰“义虎亭”。

  王子曰[4];余闻唐时有邑人郑兴者,以孝义闻,遂以名其县。

今亭复以虎名,然则山川之气,固独钟于此邑欤?世往往以杀人之事归狱猛兽,闻义虎之说,其亦知所愧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