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孽情画上句号 堕落的风尘情人回头吧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2
  • 125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7月25日上午11时左右,我接到一通所在地显示为印尼的电话,电话的主人是刘承志,他目前在印尼负责一个大型电力设备工程项目。 刘承志说,出国之前,他已经想过跟我联系,只是一直忙,而且下

九年孽情画上句号 堕落的风尘情人回头吧

  7月25日上午11时左右,我接到一通所在地显示为印尼的电话,电话的主人是刘承志,他目前在印尼负责一个大型电力设备工程项目。

刘承志说,出国之前,他已经想过跟我联系,只是一直忙,而且下不了决心。

不过,他还是把我的联系方式存在了手机里。

如今,独在异乡为异客,每当夜深人静孤独一人的时候,那些纠结的情绪就会像疯长的藤蔓一般将他紧紧缚住,让他不能呼吸。

(图文无关)  一次例外  首先介绍一下自己,我今年39岁,硕士学历,在一家上市公司做项目经理。

故事发生在我30岁的时候,故事的另一个主角是一位未婚女士,今年29岁,职业是歌厅小姐。

你是不是觉得又一个老套的故事要开始了?故事的确是很老套,但我想表达的是另外一层意思,希望通过我的倾诉对故事的另一个主角有所帮助。

  2001年夏天,当我拖着疲惫的身体从外地出差回到武汉,却被公司的几个狐朋狗友拉到歌厅去K歌。

到了之后,他们照例叫了几个小姐过来陪唱。 顺便说一句,我这人平时比较爱玩,歌也唱得不错,长得高高大大,白白净净的,女人缘一向不错。

不过,我这人有点清高,一般人我看不上。

  那天的几个小姐中有个女孩,个子小巧,皮肤白净,长相秀气,眉目间竟然与我的表妹有几分相似。 因了这份似曾相识,我主动邀请她陪我唱歌。 交谈中得知,她叫雪涓,刚满20岁,两天前才从老家到武汉来打工。 雪涓很害羞,说话的时候一直低垂着头,我问一句她答一句,偶尔抬头看我一眼,脸颊便像发烧了一般变得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