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六章 虎狼对弱鸡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4
  • 58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就在黄碧友大步上山时,寺庙里。 林延潮与陶望龄,徐火勃二人讲解完一道尚书里的题目。 徐火勃不解地道:“先生时文功底了得,但这一道尚书题,与我讲书经之义,不过略略,为何不深讲呢?”林

第两百五十六章 虎狼对弱鸡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就在黄碧友大步上山时,寺庙里。 林延潮与陶望龄,徐火勃二人讲解完一道尚书里的题目。 徐火勃不解地道:“先生时文功底了得,但这一道尚书题,与我讲书经之义,不过略略,为何不深讲呢?”林延潮笑着道:“你们二人本经都并非书经,故而读到这一步,够用就行了,我不过是用此题,让你们学制艺之法。 ”陶望龄道:“林前辈讲了就是,弟子读书,但求多多益善。

”徐火勃也是点点头道:“是啊。 ”林延潮笑着道:“多多益善是不错,但更重要是学有所得,凡学问越作得深里去了,用到的就愈少了。

你们学书经,乃是体悟圣人里经世致用的道理。 若要用得深了,还是需往自己的本经中去。 ”陶望龄,徐火勃听了都是点点头,林延潮又与二人谈了一会,就听得外面传来黄碧友的声音。 黄碧友刚说几句,就听得门外几名僧人道:“施主,这是寺院,不可高声喧哗啊!”林延潮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当下对几位僧人行礼道:“我这位朋友一时焦急,打扰了佛门清静,还请几位大师见谅,我会劝他的。

”几名僧人回礼道:“原来是解元郎的朋友。

”当下不再追究。

林延潮把黄碧友拉至禅房里,关门合上道:“急急忙忙的,到底怎么回事?”黄碧友道:“宗海书院出大事了,前几日我与行贵二人,在书院读书时,突然听到外头吵吵囔囔的,初时也没太在意,但后来声音闹大了,才发现原来是官府在书院门口贴了告示,说要毁禁书院。 ”“毁禁书院?”林延潮问道:“何人胆敢毁禁书院?”黄碧友道:“是朝廷告令,说要毁天下书院,禁止民间讲学之事,让生员归于官学,童生,儒童归于社学,不允许民间私办书院。

大家当时听了都没当回事,继续读书,哪知昨日官兵将书院给围了。

”“没当回事?”林延潮道,“朝廷下了告令,就该未雨绸缪了。

”黄碧友道:“宗海,你有所不知,朝廷禁书院又不是头一遭了,嘉靖爷时,就曾两废书院,不过当时是为了禁王学流传,以官学不修,别立书院罪名禁之,但官府越禁,民间书院就越办。

但没有料到这一次却不一样,连应天书院都被官兵强毁了。

”应天书院乃是中国四大书院之一,在江南是仅次于南监的存在。 这样一个大书院竟是给毁了。

林延潮问道:“既是如此,众位同窗们是如何说的?”黄碧友哼了一声道:“还是怎么说,同窗们都骂张居正这老贼,禁毁天下书院,乃是为了钳制舆论,堵住天下人的悠悠众口,然后好行擅权之实。 ”张居正!老贼!看来读书人里,对张居正的印象真不太好啊!林延潮对张居正心情也是蛮复杂的,张居正辅政五年,干得就是揽权之事,这一次借着丁忧之事,将朝堂上反对自己的异己一扫而空,即是立威,而毁书院,就是控制舆论,连反对的他声音都不能有了。 收权,立威,噤声,一步接着一步,从政客的角度来看,他确实已是擅权成功了。 这点上张居正比王安石更胜一筹。 王安石变法时,虽有皇帝的支持,但司马光,苏轼等反对派,可是没有一刻停止过对变法的反对。 但是张居正擅权,是为了天下,还是为了自己?谁知道?“宗海?”“先生?”“前辈?”但见黄碧友他们一并唤自己,林延潮知是自己失神了,自己想得远了,本以为自己一个举人,家国大事,离自己还远着。 自己利用穿越客的先见之明,乘着一条鞭法还未大规模实行时,先一步创办了倾银铺,从中捞了一笔钱而沾沾自喜。 可是事情都是有两面,现在张居正毁濂江书院,令自己感到了切肤之痛。 书院里,自己渡过两年求学光阴,一草一木皆是有情,二梅书屋,书楼,那些意气飞扬的同窗,还有一脸和蔼的山长和诲人不倦的讲郎。

想到这里,林延潮看向陶望龄,徐火勃,肃然道:“我平日是如何与你们说的,读书需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然后可以制利害。 ”“是。 ”陶望龄,徐火勃不敢分心,垂下头继续写八股文。

林延潮恢复了平静,看着禅房窗格上透来的微光,对黄碧友道:“走,我们去书院!”林延潮留徐火勃和陶望龄在寺庙读书,自己与黄碧友,展明一并下山,去洪塘市雇了艘船,直至濂江上岸。 这条正是他当初来书院求学的路线,而今他要去救书院。

林延潮到了书院门口,但见衙役与一群书生正在推搡。

原来几名衙役竟然是拿了梯子,要动手摘了书院的匾额。

林延潮身旁的黄碧友见了这一幕,顿时涌起一股悲愤之意道:“娘的,欺人太甚,老子和你们拼了!”于是黄碧友到处找板砖,准备上去拼命。 现在这群士子们堵住在门前,十几个人拦在这里,衙役们哪里会罢休,拿了铁尺,棍棒的在那推搡。

衙役们叫道:“莫以为尔读书人,就看不起我等贱役,告诉你们老爷我手上这铁尺子,可不认得人,磕着了,碰着了,算你们倒霉!”士子们纷纷道:“好啊,有种打啊!”“你也不看看小爷,我是谁!”“娘的,陈二,你敢动我,信不信,我让你明天丢了饭碗!”士子们为护书院浑然不惧,见衙役们作势欲打,当下先反手正当防卫起来。 十几名士子舞着胳膊腿脚,朝着几十名衙役打过去。 一群肩不能提手不能挑的文弱书生,对一帮平日对百姓敲骨吸髓的虎狼差役,这哪里打得过了?眼见这一幕,不少人都闭上了眼睛。 围观几个老儒生朝北跪了下来扯着嗓子哭道:“万岁爷啊!你开开恩啊,你这是不是不要我们读书人活了啊!”林延潮在旁道:“几位老人家,先慢着哭,你们看!”众人抬头,但见几十名平日里凶悍的虎狼之役被这十几名堪称弱鸡的书生,打得屁滚尿流,捂着头鼠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