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九章 咱家不是那种人司礼监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0
  • 126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谢谢1974215书友的百元打赏,我相信你会是一位很好的历史老师。 另有一段写在前言的话:史可法是不是民族英雄,我认为无须讨论,也无须谩骂,因为,他是!也许,这位东林党出身的史阁部能力不

第七百四十九章 咱家不是那种人司礼监最新章节

谢谢1974215书友的百元打赏,我相信你会是一位很好的历史老师。 另有一段写在前言的话:史可法是不是民族英雄,我认为无须讨论,也无须谩骂,因为,他是!也许,这位东林党出身的史阁部能力不足,优柔寡断,有种种缺点,但不能否认,他的气节足以令其成为一座丰碑。 正如书中所言,我们这个民族,最缺乏的是什么?是气节!我们民族的历史,最痛心的无疑是宋末和明末。 这段时期涌现出的民族英雄,如果以成王败寇来看,那都是能力不足,有诸般缺点的,那照一些观点来看,除了气节以外,他们一无是处,如何能为我们的民族英雄呢。

如文天祥、如陆秀夫、如张世杰、如李定国、如卢象升、如张煌言、如李来亨、如郑成功……他们有各式各样的缺点,他们没能力挽狂澜,他们的一生是抗争,也是悲剧。

但,这些人依旧还是我们心目中的民族英雄!为何?!答案无它,便是气节,便是抗争,便是不屈。

所以,扬州是一座碑,史可法也是一座碑。

没有了史可法,南明的抗争史,我相信,我不用说,大家也知道,是空白——一段长达十七年的空白,就好似那段时期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 我们的民族英雄,也就是如我、如你等极少数人知道,其他人,并不知道。

因此,我想,这段空白时期唯一一个还能为大多数人知道的民族英雄,我们真的要去否定他吗?三百多年来,没有人否定史可法,我们这些后人,有什么资格否定!要知道,否定一个史可法,就会接着否定文天祥、陆秀夫、李定国、张煌言….最后,就连空白的十七年恐怕也不存在了。 谁都不知道,是最可怕的。 “梦里相逢西子湖,谁知梦醒却模糊。 高坟武穆连忠肃,添得新祠一座无。

”——张煌言《忆西湖》这首诗,与诸君共勉。

有关史可法的争论,就此停止吧,本书总体气氛可不是沉重。

………醉元楼二层,魏公公躺在椅上闭目养神,脚下热气升腾。 过了一会,伺候的修脚师傅见足桶中的水好像不热了,便小心翼翼的询问道:“公公,要不要加点热水?”“不用了,蛮好,嗯,不泡了,修吧。 ”魏公公将脚从桶中提起,修脚师傅赶紧拿毛巾替公公把脚裹好,然后平放在锦凳上,有些紧张的将带来的工具箱打开。

见这师傅拿着修脚刀看着他不敢动,魏公公不由笑了起来,摆手示意这师傅莫要紧张,他道:“你莫害怕,平时怎么替别的客人修,就怎么替咱修便是。

”“是,是。 ”话是这么说,可这修脚师傅还是紧张,眼前这小太监的恶名在扬州城可是传遍了的,都说他杀起人来眼都不眨一下呢。

心里紧张,动作就有些僵硬,甚至好像生疏。

好在,魏公公体谅这师傅,不催他,只舒服的躺在那,继续闭目养神。 如此,过了一会,这修脚师傅总算进入状态,拿手的手艺施展出来,把个魏公公弄得十分舒服咧。 修完脚,修脚师傅替魏公公挖起耳来,这可是个好享受,只两下,就把魏公公弄得想要上天。 正挖着,干儿赵宝乐来了。 一进来,赵宝乐就“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然后向着干爹所在匍匐过来,一边爬一边擦眼泪抹鼻涕,号道:“干爹,宝乐错了,宝乐错了啊!…”修脚师傅被赵宝乐一吓,手上劲道大了些,把个魏公公疼的嘴一咧,脸皮一抽。

修脚师傅吓坏了,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魏公公却朝他挥挥手,示意不关他的事,然后换了个方向,把另一支耳朵放在师傅面前。

再瞥一眼地上四十大几的干儿子,皮笑肉不笑道:“宝乐啊,你错在哪了?”“宝乐错在不应该收赵建元的钱,不应该把这钱瞒下不告诉干爹知道…”赵宝乐真是吓坏了,生怕干爹要了他小命,连磕几个响头,听着怪吓人的。

魏公公摇了摇头,自家干儿子嘛,收点钱不妨事,只要事办好就成。

这也是用人之道,哪能光叫马儿跑,不让马儿肥呢。 可这回,这好干儿却是越线了。

“你是咱的义子,收些钱不妨事,可子要父死这种事,你怎敢应下的。 你要知道,你做了些什么,在外人眼里,就是咱家做了些什么。

嘿嘿,若要叫皇爷知道咱家收人儿子钱,害人老子命,你说皇爷会怎么看咱?”魏公公说完,示意师傅继续。

“儿子知道错了…”赵宝乐真是肠子都悔青了,也把那个赵家儿媳恨死了,你说你一个妇道人家没事抛头露面做什么,在家老实呆着呗,凡事不都有她丈夫在么。

现在好了,自个收赵建元钱的事发了,干爹派人快马将他从仪征抓回来,哪还能有他的好。 他想为自己解释,可见干爹闭着眼睛让人在挖耳,十分舒服的样子,不敢开口打扰,跪在那心乱如麻,如热锅上的蚂蚁般急死了。 许久,方听魏公公发出一声极为舒服的声音,修脚师傅躬了躬身,公公很是满意,示意真田赏钱,并将人带下去。 “说说吧,谁给你的胆子?咱家好像没给你这个胆子。 ”魏公公起身拿毛巾擦了把脸。 “儿子是想,赵恒友不肯和干爹合作,但他儿子赵建元却愿意,所以….”魏公公冷笑一声:“所以,你就答应儿子害老子了?”赵宝乐吓的不敢说话。

魏公公摇了摇头:“下去吧。

”“干爹,宝乐错了,宝乐知错了!干爹再给宝乐一次机会,再给宝乐一次机会….”赵宝乐惊恐大叫,却被亲卫给拖了出去。

不过,魏公公倒无意杀这个干儿子,因为此人还是有些用处。

这段时间这个好干儿跑东跑西,替他老人家办了不少事,这会还不至于杀驴卸磨。

待赵宝乐被带下去后,魏公公负手在屋中遥看运河,半响,吩咐小田道:“将那个赵家儿媳带来。

”“是,公公!”小田躬身退下,未几,楼梯再次响起脚步声。 赵家儿媳被带进来时,公公眼前一亮。 咦?是个大肚子?公公很惊讶,真的很惊讶。

“月娥见过魏公公。

”王月娥的表现比魏公公想象的要镇定的多,在公公惊讶的目光中缓步上前行礼。

这份镇定倒把魏公公弄的有些不适,反应过来,连忙挥手道:“你身子不便,无须多礼。

”“公公是官,我乃民女,民见官,自当礼。 ”王月娥微欠身子,硬是行了礼。

魏公公坐到椅上,上下细打量这赵家儿媳,问道:“说吧,你找咱家有何事?”“月娥想请公公能放我家老爷回府。 ”“赵恒友通倭走私,乃不赫大罪。 ”笑话,真随便放人,魏公公也犯不着费那么大劲把人弄进特区的海狱。

“只要公公肯放人,月娥什么都愿意。 ”王月娥说这话时,很是坚决。 魏公公听了这话,却是有些头皮发麻:这怎么能行,咱家不是那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