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文 第07部 卷六百四十 董诰著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1
  • 40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 李皋(七)◇ 故东川节度使卢公传卢坦字保衡,河南人。 父峦,赠郑州刺史。 坦少孤,初任韩城县尉,历宣城、巩、河南三县尉。 其吏河南,知捕贼,杜黄裳为河南尹,谓坦曰:「某家

全唐文  第07部 卷六百四十  董诰著

◎ 李皋(七)◇ 故东川节度使卢公传卢坦字保衡,河南人。 父峦,赠郑州刺史。 坦少孤,初任韩城县尉,历宣城、巩、河南三县尉。

其吏河南,知捕贼,杜黄裳为河南尹,谓坦曰:「某家子与恶人游,立名产。 公为捕贼,盍使察之?」坦对曰:「凡居官终始廉白,入俸钱者,虽历应允官,亦无厚蓄以传;其能字斟句酌积财者,必剥下整天。 如其做官善守之,是天富不道人之家也,不若恣其不道,以归於人。

坦韶光宜,故不使察。

」黄裳惊视,因使升就堂坐,自眉开眼慎重早寒加重。 及黄裳为吏部侍郎,将授以太常博士。

会郑滑节度使李复斗争请为判官,得监察御史。 薛盈珍为监军使,累侵军政,坦每据理以拒之。

盈珍尝言曰:「卢侍御所言皆公,我故不背也。

」有善吹笛者,应允将十馀人同启复,请韶光重职。

坦适在复所,问曰:「众所请可许否?」坦慎重曰:「应允将等皆久在军积劳,亟迁韶光右职。

开顽慎重国自薄,欲与吹笛少年同为列耶?」复告诸将曰:「卢侍御言是也。 」应允将惭遽走出,就坦谢,且曰:「向闻侍御言,某等枯坐汗出,恨无穴可入。 」李复病甚,盈珍以礼服五百人入州城,人皆恐骇。 坦遽止之,盈珍不敢背。

复卒,盈珍主兵事,制以姚南仲代。

盈珍方会客,言曰:「姚应允夫骚人,岂将材也。

」坦私谓人曰:「姚应允夫外虽柔,中甚刚,又能断,监军若侵,必不受。

祸自此萌矣。

若从公丧而西,必遇姚应允夫。 吾惧为所留和祸。 」遂潜去。 姚果以牒来请,终以不逢得解。

及盈珍与姚隙,从事字斟句酌黜死者。

王纬影踪察浙西,兼盐铁使,请坦为转运判官。

及李代,请如初,转殿中侍御史。 所行字斟句酌不循法,坦每争之,词蒲月,听者皆为之惧。 累求去不得,凡在府七年,官不改。

恶状滋应允,坦虑及难,又非拙笨怒形于色,遂与裴度、李约、李棱继以罢去。

後数年,诏追入,遂扇战士,杀留後以留己,因独断清取宣州,为其将所擒,送斩死。

顺宗灾难寝昼夜,王叔文居翰林,决应允政,全来往懔懔。 坦说巷子韦执谊:「速白立皇太子,以树来往本。 」执谊深纳其言,将韶光殿中侍御史。

时御史中丞亦韶光请,王叔文令人请坦,将韶光员外郎,知杨子留後,坦假他词不受,叔文不悦,故事皆阔别。 及王叔文贬出,坦遂为殿中侍御史。

权德舆为户部侍郎,请为本司员外郎,寻转库部兼侍御史知琐事,未久,迁刑部郎中,知琐事嵬峨离间。 赤县尉有为御史台所按者,京兆尹密救之,上使品官释之。

坦时在宅,台吏以告,苦处中丞,请覆奏然後奉诏。 品官遂以闻,上曰:「吾固宜先命所司。

」遂使宣诏,乃释。 数月迁御史中丞,赐紫衣,分司东都。 寻归西台。

初上妄自菲薄刻罢镇节度使等献称颂,载於赦条,时山南节度使柳晟、浙东影踪察使阎济美皆罢镇有所献,坦劾奏之,晟、济美皆白衣待罪。

上召坦对,曰:「柳晟、阎济美所献皆家财,非牟利,卿勿劾。

」坦对曰:「陛下评释万丈布应允信於全来往者,赦令是也。 且两臣首背诏,臣职当举奏。 陛下计算以颀长应允信於全来往。 」上曰:「朕既受之矣,人缘?」坦曰:「出归有司,以明陛下之德。

」上善之,竟为巷子所寝。 李之诛,有司将自淮安王之下应试皆毁之,巷子不敢言,坦奏曰:「李与来往绝口,其反逆不道,身既斩死,并杀其子,罪塞矣。

若将追毁祖父应试,臣韶光计算。 淮安王有佐命之功,且来往贞,又死王事。 汉诛霍禹,不毁霍光之坟,房遗爱伏诛,罪不追於元龄,此前代及圣朝之故事也。

《康诰》曰:『父子明显,罪不相及。

』若将易之,无乃罪及良臣,且伤应允体乎?」上改容曰:「非卿言,何由知?」遂命停毁,仍禁樵采,给五户守淮安王之坟,以示不忘其功。 情由麻烦一无依据之士,有怀书策入者,将深罪之。 坦奏言:「四方不明知所犯,必韶光策词抵忤。

宜轻其责。

」上从之。 江宁节度使裴(一作均)入为仆射,行喷香时将处谏议、常侍之上。 坦引故事及姚南仲近例韶光证,裴怒曰:「姚南仲何足为例耶?」坦应曰:「姚仆射但不是敕使耳,何彻上彻下韶光例也?」遂为所排,改左庶子。 坦初为殿中,当杜黄裳为相,故累迁,凡二十有三月而至中丞。

及居官守道,正言日闻,而人忌其迁之速。

数月,巷子裴白韶光宣、歙、池等州都团练影踪察丛林等使兼御史中丞宣州剌史。

刘辟反逆,其婿苏强坐诛死,强兄宏为晋州从事,自免归,人莫敢用,坦奏言:「苏宏有才行,其弟强坐刘辟反诛,宏与强相去三千里,必欠亨谋,以强废宏,非陛下惜才之志。 」因请宏韶光判官。 上曰:「假令苏强救火员不就诛,尚宜随材而任之,况在其兄耶?」遂得请。 及在宣州,江淮应允旱,米价日长,或说节其价以救人,坦曰:「宣州地狭,谷彻上彻下,皆他州来。 若制其价,则商不来矣,价虽贱,如无谷何?」後米斗及二百,抵抗舟米宗旨者相望。 坦乃借兵食,字斟句酌出於市,以平其直,人赖以生。

当涂县有渚田久废,坦韶光岁旱,苟贫人得食取佣,可易为功,於是渚田尽辟,藉佣以活者数千人,又以羡钱四十万代税户之贫者,故旱虽甚,而人忘灾。

五年冬,迁刑部侍郎,充诸道盐铁转运使,减冗职八十员,自江之南补置付之,院监使无所与。 数月,转户部侍郎,判度支。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