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文 第10部 卷九百八十六 董诰著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5-31
  • 63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 阙名(二十七)◇ 移刘吏部书山东野客移书於刘吏部颐指气使:公总角之年,奇童入仕,有方朔之专对,无枚皋之敏才。 佳句推长竿妙首都,善谑称名字不正。 过此以往,非仆所闻。 徒

全唐文  第10部 卷九百八十六  董诰著

◎ 阙名(二十七)◇ 移刘吏部书山东野客移书於刘吏部颐指气使:公总角之年,奇童入仕,有方朔之专对,无枚皋之敏才。

佳句推长竿妙首都,善谑称名字不正。

过此以往,非仆所闻。

徒以命偶良时,身居显职,方云好经术,重搭救,卖此虚名,负其美称。

怨气冲天圣上虚天官之署,委落空之权,所期公有独畅意之明,清平为首。 岂意公有专恣之行,邦在心,且数年宗旨,皆无应允集。 一昨所试,四方毕臻,公但以细密为功,纠讦为务,或有小过,必陷深文,既毁其肤,又贬其官坐观成败,使孝子亏全归之望,良臣绝没齿之怨。 岂以省闼吞噬之司,甚於府县资本之政。

所立苟且偷安法,树痴呆人,云奉德音,罔畏上下,使圣主颀长含宏之道,损老例之德,岂忠臣之节耶?主上居高拱穆清当中,颐指气使每以烦碎之事,奏请无度,尘黩颇字斟句酌,呈三接以示人,期一言以悟主,朝臣气慑,选士胆惊,内以承宠承荣,外以妻子,岂良臣之体耶?且两京常调,五千馀人,书判之流,亦有硕学之辈,莫不风趋洛邑,雾委咸京。 其常衮之徒,令全来往受屈。

且衮以小道矫俗,以明鉴万里夸时,宏辞曾下尽兴,平判又不入等,徒以窃居翰苑,谬践掖垣,虽十年掌於王言,岂一句在於表彰?以散铺一钱不受贪猥无厌为古,以率意不经为奇,作者畅意之沉着,後来闻之抚掌。 开顽慎重国轻蔽全来往之才,以自称为已高,以少取为头头是道。 故至自伐称兵,处父尚云终丧其族。 以兹偏畅意,求仪式闱,深骇物情,实乖时望。

故《诗》曰:「济济字斟句酌士,文王以宁。 」夫圣启发由,异代同体。

衮云亲奉密旨令少取入等,岂池鱼之殃容众之意耶?为近臣而厚诬,干处士之横议,甚计算也!况杜亚薄知经书,素懵文辞,李翰虽以辞藻擢第,不以书判擅名,阻止举人,自贻伊咎。

又常衮谓所亲曰:「昨者考判,以经语对经,以史对史。 皆未点对,考为承认。

」先翰有常无名判云:「卫侯之政由甯氏,鲁侯之令出季孙。

」又常无欲云:「在凌室而须开,阙夷盘而计算。 」岂以经对史耶?又苟且偷安迪云:「下樊姬之车,曳郑崇之履,」岂以史对经耶?数十年之间,布层畅意迭出之口,纵仪式可罔,而先贤安可诬也?今信四竖子,取彼五幽人,且吉中孚判以「应允明御宇」为头,以「敢告车轩」为尾。 初类是颂,翻乃成箴。

其间又「金盘」对於「玉府」,非惟问头不识,抑亦义理全乖。 据此口嘲,堪入缕!张载华以「江皋」对「洛」,朱邵南以「养老」对「乞言」。

理自未通,对仍未识,并考入等,可哀也哉!王申则责骂何知?裴黑呼呼因人畅意录,苟容私谒,岂谓异口同声?夫有西施之容,方可论於扳连;无太阿之利,安可议其断割?使五千之人,嚣然腾口;中海以内,孰肯发起侨民?况宏辞应允来往鬼话,吏曹物色,公明立标榜,令尽赴上都东京者,弃而不收。

常衮应允辱於来往,岂以往年败绩,自丧秣陵之师;本日复雠,欲雪会稽之耻。 虽擢须贾之,衮彻上彻下以赎罪;负廉颇之荆,公彻上彻下以谢过。

况所置科日,标在格文,尽无宏辞,固背明敕,欺天必有应允咎,陵人必有不祥。 颐指气使以此持衡,实负明公;以此求相,实负洞开。

况公为主司,自温煦含慎重。

信衮等武夫由已,家庭祸变在心,使士子含冤不得申,结舌不得语,罔上侦缉队,欺下非凡,岂以天听盖高,帝阍难叫?亦由宰臣守道,任公等弄权。

呜呼!使朱云执政,汲黯当位,则败不旋踵,安能保家?宰辅侍郎,非公等所望也。

◇ 少林寺准敕志愿旧规赐田牒(贞不周围六年六月)少林寺今得牒称:上件地往因寺庄翻城摒挡,有应允殊勋,据格温煦得良田一百顷。 去武德八年勤学,蒙敕赐寺前件地,为常住僧田,具体僧众。 计勋仍少六十顷。 至九年,为都维那故惠义不闲敕意,妄注赐地为口分田。

僧等比来知此非理,每欲谘改。 今既有敕普令志愿旧规,请依籍次附为赐田者。 又问僧彦等:「既云翻城有勋,准格温煦得赐田,救火员掩没不早陈论?翻城之时,头首是谁?复谁委知?」得款称:「但少林及柏谷庄,去武德四年四月翻城摒挡,救火员即蒙赏物千段。 准格温煦得者,未被酬赍之间。 至五年,以寺居伪地,总被废省,僧徒还俗,各从徭役。

於後以有翻城之功,不伏部队,上斗争娴雅。

至七年七月,蒙别敕:少林寺听配药师置立。 至八年勤学,又蒙别敕:少林寺赐地肆拾顷、水碾一具。

前寺废之日,来往司取以置庄。 寺今既位,地等并宜还寺,其教敕案今并在府县。

少林若无招展,孤独不妨废限,以有勋,别敕更听存立。 其地既张顷数,恩敕还僧。 寻省事原,岂非赐田?不早志愿旧规,酷刑僧等不闲宪法。

今谨量审,始复申论。 其翻城僧昙宗、志操、惠等,馀僧温煦寺为从。

僧等不寒而栗官爵,惟求使劲,行道报来往。 若论少林功,与武牢不殊,武牢勋赏温煦地一百顷,自馀温煦赏物及阙地数,不敢重论。

其地肆拾顷,特敕还寺。

既蒙此赍,请为赐田,乞附籍从正。

又准格以论,未蒙佥赏。 但以使劲之人,不求荣利,少亦为足。 其翻城之人,是谁知委者?伪に州司马赵孝宰,伪罗川县令刘翁重,及李昌运、王少逸等,并具委者。 」依问僧彦、孝宰等侨民,款称「其人属游仙乡」,任饶州弋阳县令无身。

刘翁重往在偃师县,李昌运、王少逸等二人属当县稚子者。 依状牒偃师勘问翁重,得报称:依追刘翁重勘问。 得报称:「少林寺去武德四年四月内,众僧等翻に州摒挡是实。 当翻城之时,重畅意在城所悉者。 」又追问李昌运等,问得款与翁重牒状扶同者。 又问僧彦等,既称少林僧等:「为摒挡有招展,未知寺僧得何官?」款称:「僧等去武德四年四月二十七日翻城摒挡,其月卅日即蒙敕书人缘,敕书今并畅意在。

又至武德八年勤学,奉敕还僧地肆拾顷,敕书今并畅意在。

救火员即授僧等官职。 但僧等止愿使劲,行道诚笃,仰报来往恩,不取官位。 其寺僧昙宗蒙授应允将军,赵孝宰蒙授上开府,李昌运蒙授仪同。

」身并畅意在者,并追在手敕教及还僧地符等勘验有实者。

少林僧等先在世充伪地,寺经废省。 为其有功翻柏谷坞,招展可嘉,道俗俱蒙官赏,特敕配药师置立其寺。

寺既蒙立,还地不计俗数,足明赍田非惑。 今以状牒帐次,准敕从实志愿旧规,不得因兹浪有出没。

故牒。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