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黎:汉字与科学文字音韵 情感教育小说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8
  • 120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历史证明,汉字语言本身的吸收和创新功能都很强大。 虽然汉字总数本身没有变化,但其各种可能组合可以是无穷。 对已有的概念,都有适当词汇表达。 如遇外来全新概念,多数情况下都可找

因黎:汉字与科学文字音韵 情感教育小说

历史证明,汉字语言本身的吸收和创新功能都很强大。

虽然汉字总数本身没有变化,但其各种可能组合可以是无穷。

对已有的概念,都有适当词汇表达。 如遇外来全新概念,多数情况下都可找到新组词汇表达,少数可以直接由原文音译,并不需要改变任何汉字符号。

典型的例子是阿拉伯数字引入中国,既引进了新的符号,更方便了帐目的计算,新老数字符号并存,并无不便。

利玛窦和徐光启将欧几里德几何学引入中国,产生了新组词汇,如“定理”,“证明”,等等,其中“几何”,”逻辑”等新词的创造尤显汉字特有活力。 鸦片战争之后”洋为中用”,西方的科学大批进入中国,随之而来的新生词汇如雨后春笋,不计其数。 其中从日本转来的就有很多,如”科学”,“民主”,“肯定”,“否定”,“浪漫”,等等。

今天这些当年的新词汇都早已汇入汉语主流,除非专家,无人再需顾及它们的原始出处。 当然汉字拼音化大获得成功的也不乏其例,不过不在中国。

一个是越南,另一个是朝鲜。 朝鲜早在六百多年前就开始推行自己发明的拼音諺文取替汉字了,但中间过程极慢,直到一百年前的近代才又获得西风东进的巨大推力,取得諺文汉字各半的成果,与今天的日文差不多。 但真正取得彻底成功,完全消灭汉字的胜利,还得归功于共产后北朝鲜的金一世,他坚决响应其导师列宁的号召:“采用罗马字也是远东民族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一部分”,下令彻底取消汉字,一个也不留。 南朝鲜没有那么果决,此后的日常諺文为主的文字里还时常见到汉字踪影,直到21世纪才逐渐消失。

越南情况基本类似。 略有不同的是他们的拼音文字是法国传教士在17世纪中叶用拉丁字母创造的,开始时只在教会里学习使用,到了19世纪法国殖民期间推广到学校。

但真正大规模推广到全民,还是20世纪后越南本土民族精英们的功劳,他们看上了外来罗马字简单好学的优点,在大规模扫除文盲方面比同是外来的汉字要好上数倍。

于是他们没有太大犹豫地放弃了汉字符号,以罗马拼音取而代之,并将其尊称为他们的“国语字”。

今天来看,中国的这两个“小兄弟”选择放弃汉字都有充足的理由。

最根本的是他们的语言与汉语言在基本结构上相距甚远,专为讲汉语的人而制定的汉字无法充分表达他们的口语语言,况且初学汉字的门槛对他们来说也的确是太高。 虽然在没有其它选择的情况下依附了汉字及所属的部分汉儒文化,但实际上他们离完全汉化还存在一段语言上不可愈越的障碍,一旦有了更好的选择他们并没有充分理由来拒绝。

摆脱邻近大国影响,增加民族自信也是一个因素,但应该不是第一位的。 与越,朝相反,科学更为先进的日本并没有放弃汉字,今日保留的常用汉字还有两千多个,与中文世界常用汉字的数量相差无几。

这从侧面显示汉字与科学落后与否没有必然关系。

回到汉字与拼音文字对科学发展孰劣孰优的问题。

如上所述,不管是汉字,还是拼音文字,都仅是某种语言的书面符号。 对于同一种语言,如不增加新的词汇和内容,任其书面符号怎样改变,都仅是换汤不换药,不会使语言本身有任何实质变化。 汉字与拼音文字的比较仅仅是两种不同符号的比较,而不是两种语言的比较。

由于符号是属于语言的第二性的东西,真正有意义的比较应该在语言这个第一性的东西之间进行。 原来的问题应改为:汉字语言与某种拼音语言(如英语,俄语,阿拉伯语,印度语,等等)对比,那个对科学发展更优?如此一来,假如汉字真是科学落后的原因,那么汉语才是名副其实的罪魁祸首,真正要消除的不仅是汉字,而是汉语本身了!但令人奇怪的是至今还没听说过有哪位高人提出要消除汉语。 如此奇事,恐怕很难怪到汉字头上吧。 显然,由于语言是不断发展进化的,孰优孰劣的比较只能在同一给定时间段里进行。 用今天的汉语同五百年前的印度语相比,如同用今天的朝鲜语同五百年前的汉语相比一样不合逻辑。

先比较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的诸子百家与古希腊时期的哲学家。 虽然他们都是举世公认的思想家,至今仍影响巨大。 但不难发现,在科学思想领域是使用拼音符号的希腊哲学家们优势。

他们对事物本质和理性的追求为现代科学和哲学垫定了基石。

再比较一千年前的北宋与欧洲诸国的情况。 如今历史公认是使用汉字的北宋科学技术明显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