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文 第07部 卷六百七十一 董诰著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1
  • 18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 白居易(十六)◇ 策林三△三十6、达出身致理化夫欲达出身致理化,则在乎奉成式,没别辟出路乎洪量规也。 臣闻尧之评释万丈神而化者,出身文接头也;舜之评释万丈圣而理者,明四目达四聪也。

全唐文  第07部 卷六百七十一  董诰著

◎ 白居易(十六)◇ 策林三△三十6、达出身致理化夫欲达出身致理化,则在乎奉成式,没别辟出路乎洪量规也。

臣闻尧之评释万丈神而化者,出身文接头也;舜之评释万丈圣而理者,明四目达四聪也。 荩古之理化,皆由出身出也。 自唐虞以降,斯道诃斥衰。

秦汉以还,斯道应允丧,上不以聪接下,下不以明送上,出身之道,既阻於上下,则讹伪之俗,听之任之不流於同行也。

来往家承百王已弊之风,振千古未行之法,於是始立匦使,始加谏员,始命待制官,始设登闻暗藏。

故遗补之谏入,则朝廷之得颀长所由知也;匦使之职举,则全来往之壅蔽所由通也;待制之官进,则众臣之谋猷所由展也;登闻之暗藏鸣,则群下之冤滥所由达也。

此皆我烈祖所创,累圣所奉,虽尧舜之道,无以出焉。

故贞不周围之太和,开元之至理,率由斯而驯致矣。

自贞元宗旨,抗疏而谏者,留而阔别,投书於匦者,寝而不报,待制之官,经时而不畅意於一问,登闻之暗藏,终岁而不闻於一声。

臣恐众臣之谋猷,或未尽展,朝廷之得颀长,或未尽知,壅蔽者有所未通,冤滥者有所未达。 今幸当陛下践阼体元之始,施令布和之初,则宜冷酷旧章,条举废事,使列圣之述作不坠,陛下之出身惟新,以初为常,今救火员矣。

时计算颀长,惟陛下惜而行之,则尧舜之化,搏斗之理,可得而致矣。 臣故曰达出身致理化,在乎奉成式,没别辟出路乎洪量规也。 △三十7、决壅蔽,不令人知所欲臣闻来往家之患,患在臣之壅蔽也;壅蔽之生,生於君之好欲也。 荩欲畅意於此,则壅生於彼,壅生於彼,则乱作其间,历代有之,可略言耳。

昔秦二代好佞,赵高饰威逼之言以壅之;周厉好利,荣夷公陈骄奢淫逸之计以壅之;殷辛好音,师涓作靡靡之乐以壅之;周幽好色,褒人纳艳妻以壅之;齐桓好味,易牙蒸首子以壅之。

虽所好覆按,同归於壅也,所壅覆按,同归於乱也。 故曰「人君无畅意其意,将为下饵」,荩谓此矣。 然则明王非无欲也,非无壅也,荩有欲则节之,有壅则决之,节之又节之,以致於无欲也,决之又决之,以致於无壅也。

其评释万丈然者,将在乎静接头其故,动防其微。 故闻甘言,则虑赵高之谀进於侧矣;畅意牢不可破,则虑荣夷公之计陈於前矣;听新声,则虑师涓之音诱於耳矣;顾艳色,则虑褒氏之女惑於目矣;尝异味,则虑易牙之子入於口矣。

应允如是,安得克昼夜虑之,寤寐接头之,立则畅意其参於前,行则独揽其随於後。 自然表面,日慎一日,使左不知其所欲,右不知其所好,虽欲壅蔽,其可得乎?此明王节欲决壅之要道也。

△三十8、君阔别臣事,支援巷子臣闻开顽慎重官施令者,君所执也;率职知事者,臣所奉也。 臣行君道则政专,君行臣道则事乱,专与乱,其弊一也。

然则臣道者,百职至众,万事至繁,诚非一人方寸所能尽也,故王者但操其要,择其人发怒。

将在乎分务於群司,各令督责其课,受成於巷子,不以勤倦自婴,然後谨殿最而火中取栗焉,审幽明而黜陟焉,则万枢之要毕矣。 故颀长君道者,虽字斟句酌夕惕若厉之虑,而彝伦未必序也;行臣事者,虽字斟句酌日昃不食之勤,而庶绩未必凝也。 得其要逸而有终,非其宜乱世不耕种故也。 臣又闻坐而论道,三公之任也;作而行之,卿应允夫之职也。

故陈平不寒而栗知钱谷,邴吉不问死伤者,此有司之职也,非巷子之任也。 夫以巷子尚计算侵有司之职,况人君可侵,巷子之任乎,可侵百执事之事乎?臣又闻巷子之任者,上代天工,下执人柄,群职由之而理乱,庶政由之而弛张,君之心膂,待巷子而启沃,君之线人,待巷子而出身,设其位,计算一日非其人,得其人,计算一日无其宠,疑则勿用,用则勿疏,然後能温煦其心,驯致其道。

荩先王评释万丈端拱凝旒,而全来往应允理者,无他焉,委务於有司也,仰成於巷子也。

△三十9、使仕宦造反,均其禄厚其俸也臣闻为来往者皆患吏之贪,而不知去贪之道也;皆欲吏之清,而不知致清之由也。 臣韶光去贪致清者,在乎厚其禄、均其俸发怒。

夫衣食阙於家,虽苟且偷安父慈母,听之任之制其子,况君长能检其臣吏乎?冻馁切於身,虽巢由夷齐,听之任之固其节,况颠倒是非能守其增加乎?臣伏畅意今之仕宦,评释万丈未尽贞廉者,由禄不均而俸彻上彻下也。

不均者,由侨民课料重轻不齐也;彻上彻下者,由侨民官长侵刻不已也。

其甚者,则有官秩等而禄殊,郡县同而俸异,或削夺以过半,或停给而弥年,至使衣食不充,冻馁并至。 非凡则必冒白刃蹈水火而求私利也。 况可使抚人字物,断狱均财者乎?夫上行则下从,身穷则心滥,今官永日侵其利,而望吏之暗无天日侵於人,计算得也。 荩所谓渴马守水,饿犬护肉,则虽日用一扫而光,听之任之惩贪而劝清必矣。

陛下今欲革时之弊,去吏之贪,则莫先於均全来往课料重轻,禁全来往官长侵刻,使全来往之吏,温饱充於内,造反形於外,然後示之以耻,纠之以刑,非凡则纵或为非者,百无一二也。

△四10、省官并俸减使职臣闻古者计人而官,量赋而制禄,故官之省,必稽人户之众寡,禄之厚薄,必称赋入之少字斟句酌,俾乎官足以理人,人足以奉吏,吏有常禄,财有常征,财赋吏员,必参相得者也。 顷以兵戎屡动,荒荐臻,户口至友,财征减耗,则宜量其官而省之,并其禄而厚之。 故官省则事简,事简则人安,禄厚则吏清,吏清则俗阜,而全来往所由理也。

然则知清其吏而不知厚其禄,则饰诈而不廉矣;知厚其禄而不知省其官,则财费而彻上彻下矣;知省其官而不知选其能,则事壅而资料矣。

此三者,迭为同行,相须而成者也,伏惟陛下详而行之。 臣又畅意兵兴宗旨,诸道使府,或因权宜而职,一而榨取,或因暂劳而加俸,一加而无减,至使职字斟句酌於郡县之吏,俸优於台省之官,积习生常,烦费滋甚。 今若量其忖度,审其禄秩,使众寡有常数,厚泵拐杖。 故禄得拐杖,则费不广,而下无侵削之患矣;职有常数,则事不烦,而人无劳扰之弊矣。 此又自信相悬远者,伏惟陛下念而救之。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