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恶魔有个契约》第001章 绝症少年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4
  • 135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江城,第一人民医院。 “对不起,你儿子的病我已经尽力了。 ”充满浓烈医药味道房间内,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对着一个满眼泪花的中年女人道。 中年女人40多岁,本来容貌较好的她可能

《我和恶魔有个契约》第001章 绝症少年

江城,第一人民医院。 “对不起,你儿子的病我已经尽力了。 ”充满浓烈医药味道房间内,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对着一个满眼泪花的中年女人道。

中年女人40多岁,本来容貌较好的她可能因为过度的操劳,才使得那张脸有着不符年龄的苍老、辛酸。 此刻泪眼朦胧听到医生这么一说,中年女人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杨医生,求你,求你,一定要治治我家暮儿的病……我求你了。 ”女人的声音痛苦而嘶哑跪在地上流着泪祈求。

杨医生赶紧的搀扶那中年女人。

“李夫人,对不起,我真的已经尽力了!你儿子的病乃是绝症,治不好!”“李夫人,你来我们医院也快一年了,钱还有精力你都花了不少,所以我劝你还是莫要给他治了,哎,在以后的这段日子中,还是让他开开心心的走下去吧。

”杨医生说完之后,便叹着气离开了办公室。

而那中年女人呢?则是如同电击一般的愣在了那里。

悲痛的泪水从她的眼眶内“簌簌簌”的滴落下来。 ……医院走廊那里,只见一个年轻的身影正一动不动的坐着。 他抬着头,望着天空中刺眼的太阳,温暖的阳光洒在他那张干净而又苍白的脸庞上,他就那样一直的望着,望着,眸子中充满着一股古怪的目光。

就在他这样望着太阳的时候,忽然一声慈祥的声音传了过来。 “暮儿。 ”只见喊出声音的正是那刚才的中年女人。 她的眼睛浮肿着,想必上刚才痛哭的缘故。

她在喊出他的名字之后,然后脸上努力的挤出一丝笑容。

“妈!”李暮慢慢的回过头来,望着自己的母亲,微笑了一下。 中年女人看到自己的儿子,心里一酸,眼泪差点都流了出来,然后快步走了过来,拉着李暮的手,道说:“暮儿,刚才我问过杨主任了……杨主任说……说……你的病没事的,会好起来的。 ”母亲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李暮听后,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他知道妈妈说的是假话,是在安慰自己,所以此刻索性在那道说:“那就好。 ”“妈,咱们回家吧,我不想呆在这里。 ”李暮缠着自己的母亲道。

中年女人默默的点了点头,道说:“好,好,回家,咱们回家。

”于是李暮便搀扶着母亲走出了医院。 ……李暮的家住在城郊最偏僻的贫民区里边,一路上,李暮跟母亲辗转坐了几趟公交车,方才回到了家。 他的家,很破旧,属于那种老式的居民楼。

回到家之后,李暮就帮着母亲做饭,烧水。

夜,很快的来临了。 只见李暮收拾完家里之后,便吃了药,然后便跟自己的母亲道说:“妈,我想去后山走走。

”母亲听到李暮这么说之后,于是便点了点头道说:“好的。

”“后山凉,你多穿件衣服。 ”母亲关心李暮道。 李暮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便回到房间,随便披了件衣服,便一个人踏着夜色向着后山走去。 后山,是一座荒芜的山头,那里绿树成荫,荒草凄凄,最后面的地方还有着一座巨大的坟场,坟场很是古老,据老一辈的人说,那坟场有很多年的历史……但具体有多久,谁也不清楚。 李暮此刻一个人已经向着后山走来。 黑色的夜中,没有月亮,没有星星,阴森森的后山,看着有些慎人。

李暮就这样来到了这后山,他望着黑暗的天空,只有在后山李暮才能发泄自己的情绪,只有在后山他才能做回真正的自己。 内心想到自己这十几年的绝症,想到自己快要死了,想到母亲为自己承受的痛苦,李暮心如刀割,他的眼睛布满了血丝,忽然仰天怒骂了起来。

“**你x的老天爷,你为何这么对待我李暮?为何让我从小就得了怪病?”“你让我死可以,但他妈别连累我妈啊?”“**老天爷!我恨你。

”怒骂声从李暮的嘴角爆叫了出来。

(原来李暮从出生的那一年就得了一种怪病,一种心疼病,那种心疼病任何医院都检查不出来,至今为止,李暮已经不记得他去过多少大大小小的医院了,他们家,本来算是有钱的家庭,父亲虽然说很早很早就死了,但是留下来的资产却不少,但全部因为他的病,而变得贫穷了起来。

)现在的李暮,对天而骂!他恨,他怒。 他恨苍天对他不公,恨所有的一切。

就在李暮的对天怒骂的时候,忽然黑暗阴云的天空,猛然间冷风大作,呼呼的阴风从四面八方刮来,接着咔嚓一声闪电从空中劈了下来,接着雷鸣滚滚!无尽惊雷爆响了起来。

上天好似听到了李暮的怒骂声音似的,怒了!一声一声的惊雷在那李暮的头顶响着,恐怖的闪电让天幕都为之明亮。

可李暮呢?面对天生异象,他不畏不惧,依然昂首挺胸站在那里,怒对苍天:“**苍天,有本事打雷劈死我啊?你若不击死我,我李暮若能活着,毕将逆天而行!”怒吼的声音再度的从李暮的口中叫出。

就在李暮怒叫出口的瞬间,前面二十几米处的黑暗深处,忽然一声阴嗖嗖的声音传出。

那声音好似在笑,阴笑。 只不过声音听起来好似来自地狱一般,笑的让人浑身毛骨悚然。 “好一个逆天而行!不错,不错,小娃娃有骨气,有骨气……嘿嘿嘿嘿。

”阴嗖嗖的声音忽然从前面的黑暗中传出。

李暮一听那恐怖阴森的声音,当下吓了一跳,心脏都快要跳了出来。 这后山荒芜之极,除了杂草丛生之外,就剩下那座古老的坟场……难道那可怕的声音是从“坟场”里边传出来的?有鬼?“谁?”“谁在那里?”李暮鼓起勇气面对着前面的黑暗在那害怕的叫着说。

随着李暮的声音出口,前面的黑暗之处忽然没有动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