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恨两痛 简童 沈修瑾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8-25
  • 18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笔趣阁最快更新爱恨两痛简童沈修瑾最新章节。 下巴上一痛,一张俊脸陡然逼近了她,“看清楚,我是谁。 ”幽冷的声音,以及扑面而来的熟悉气息,简童瞬间清醒了许多,“你怎么会……”“我怎么

爱恨两痛 简童 沈修瑾

笔趣阁最快更新爱恨两痛简童沈修瑾最新章节。

下巴上一痛,一张俊脸陡然逼近了她,“看清楚,我是谁。

”幽冷的声音,以及扑面而来的熟悉气息,简童瞬间清醒了许多,“你怎么会……”“我怎么会在这里?”沈修瑾完全不给简童把话说完的机会,唇角勾勒冷笑:“你问我?难道不知,看你生不如死,是我乐趣之一?”一旁,沈一一震,眼神扫向他主子的右手。 滴答,滴答……主子的右手还在滴着血珠子,为什么不与简大小姐说清楚?沈修瑾大手近乎粗鲁甩开简童的下巴,修长身体,豁然站起,垂眼给了简童施舍的一眼:“起来,没死就跟我走。

”沈一尽管对面前这个简大小姐并不太待见,但,此刻沙发上的女人,和三年前那张扬自信的女人,差之千万里,而她又刚刚遭遇生死一线,看起来十分狼狈,沈一走上前去,伸手准备扶一把简童。

“她自己没长脚吗?”幽冷的视线落在了沈一身上,沈一陡然一个激灵,收回伸向简童的手,默默退到一边。

简童抬头看了一眼那男人,只看到他冰冷的容颜,便缓缓撑着沙发,仿佛电影里的慢动作一样,极为缓慢地站起身来,外人看来,却显得十分刻意,又显得有些“装”。 溺水,而当场被酒醒的人,身体虚弱一些,也不会像她这样“孱弱”。

这一下,连沈一那点怜悯之心,都没了。 沈修瑾垂眼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站起来,面无表情地说道:“腿断了?”简童撑着沙发的手,微不可查的用力一抓,不过一秒时间,又松了开来,不吭一声,不发一言,不去解释,只是悄然握紧拳头,用尽自己所有的意志力,加快了步伐,跟上前面的人。

倏然之间,她在杜总身旁,停下了脚步,伸出手去,摊在杜总的身前。

杜总不明所以,因为她这一停顿,前面的那道修长的身影,也是一顿,朝着她望过来,却也不发一言,静静地将她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底。

简童只是嘴唇抿成一条缝,一双眼死死盯着眼前的杜总,把手掌心更往杜总面前推近。 杜总的眼镜耷拉在鼻梁上,再没有先前衣冠楚楚的斯文样,经过这一番“洪水”冲击,发型也好,穿着也罢,都凌乱不堪。 望着眼前的手掌心,眨眨眼,“简……小姐的意思是?”“钱,杜总忘记了吗?两百万的表演费,杜总答应的。

”简童粗嘎的声音,因为呛水溺水,更加的破碎,听起来就像是砂砾摩擦一样,难听,又让人觉得喉咙痒痒,杜总忍不住清清喉咙,连忙从怀中掏出来钱包,支票已经湿了,这个没法用了,他一犹豫,想到了这丑女人和沈家的沈修瑾关系定然不简单,心念一动,咬牙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卡:“简小姐,支票湿了水,这卡你拿好……”正说着,一道声音突兀响起:“这笔钱,她敢收,你杜立群敢给吗?”杜总手一颤,愕然地望向一旁卓尔不群的男人……这……“沈总,你的意思是……这钱,不给简小姐了?”杜总生意场中人,自然一听就能够听出沈修瑾话中真意,只是不太能确定,心里一番古怪怪异的感觉。

沈修瑾看都没看杜总一眼,但他同样没反驳杜总的话,这已经说明——杜立群猜对了。

简童原本就苍白的脸上,更是蒙上一层死灰,猛然扭头:“你凭什么!这是我赌命赌赢得奖赏!沈修……沈总!你不能够,也没资格做这个决定!”她愤怒,愤怒到,差一点忘记卑微!可她……依然还是那个只剩下这破皮囊的简童,依然卑微如初!“凭什么?”他笑,只笑意不达眼底,凭拿来赌的那条命,是他救回来的!……沈修瑾心底冒火,眼中却寒冰冻骨一般:“凭我沈修瑾三个字!”“那是我自己的钱,那是我原本就应得的。 ”她眼眶浮红,连忙埋下头去,简童,不要哭,没什么可哭的。

再难的,都已经经历过,不过是被戏耍一通,又怎么样。

简童,谁叫你命贱不值钱,贱到可以随意拿出来做赌注,你决定去赌命的时候,你的命就不再是你的命,它只是一场交易中的交换物,是交易,就会有交易失败的时候,……简童,没什么可难受的,阿鹿离世,就再也没有什么值得你流眼泪,沈修瑾也不行!“你的钱?你应得的?如果这世上‘应得的’东西,就一定能够得到,那么就没有前功尽弃这一说法,而你,是不是也应得的‘去下地狱’?”简童垂着头,睁大双眼,死死盯着脚尖看……对,我该下地狱,但与夏薇茗无关!“你问我凭什么,我告诉你,这里是东皇,我说的算。 ”男人幽冷的声音,窜入简童耳朵里:“至于原因,我告诉你,你的命,不值两百万。 ”咻~一支无形利剑狠狠穿心而过!简童下意识地就要抬起手去捂住胸口……她是有多想死死地摁住胸口,摁住那疼,但她的手,伸到半空中,却软软地耷拉地垂到腿旁,她还能够理智地开口:“沈总说的是,我的命不值钱。

”说她的命不值钱的是他,说她该去下地狱的也还是他,可当她真的亲口说出这句话——我的命不值钱,沈修瑾没来由的一阵烦躁不堪。

烦躁地爬了一下头发,沈修瑾粗暴的喝了一声:“跟我走!”转身就走。 简童沉默地跟了上去。 沈修瑾走的速度不慢,而简童死死咬住牙根,使出浑身力气,跟上前面的身影。 腿已经痛到骨头裂开一样的疼,左腰空荡荡的只剩下痛,除了痛,再无其他。

她额头上沁出了冷汗,她这样大夏天大太阳底下都不出汗的人,却痛得沁出层层冷汗。

只是身上从头到脚都湿了水,即使冷汗淋漓,也看不出是汗还是水。

沈修瑾当先一步,跨进了升降电梯,一抬眼,那女人离他还有三四米远,不由眉心一拧,冷言喝道:“慢死了。

”简童粗嘎声音说:“马上。 ”一咬牙,早已顾不得那腿疼腰疼,更加加快了速度,追了上去。 一进电梯,气喘吁吁说道:“沈总,抱歉,总算没耽误……”话刚说完,两眼翻白,直挺挺朝着地面倒下去了。 沈修瑾呼吸一滞,手已经快于大脑,早早伸出去,长臂一揽:“简童!别装死!”一低头,狭长凤眼赫然睁大,这才发现她唇瓣泛着死灰之色,心,在这一刻,不自觉地一疼,连忙抱住人:“简童,醒醒!醒醒!”又拿手机,“白煜行呢!白煜行人到了吗!让他赶紧上28层!快!”笔趣阁最快更新爱恨两痛简童沈修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