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异乡异客终极武力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5
  • 11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第六十六章异乡异客走廊两侧是临时搭建的纯实木壁板,走在中间还能闻到一股子清新的松香味,王越置身其中,看着来来往往的这些人,隐隐间就有些兴奋。 活了这么多年,他见过的大场面无以计数,但以学

第六十六章异乡异客终极武力最新章节

第六十六章异乡异客走廊两侧是临时搭建的纯实木壁板,走在中间还能闻到一股子清新的松香味,王越置身其中,看着来来往往的这些人,隐隐间就有些兴奋。

活了这么多年,他见过的大场面无以计数,但以学员的身份参加这种格斗界的集训却还是感觉有些新鲜。 尤其是这里汇聚了北方各个格斗流派的格斗高手,一个个精神饱满,太阳穴都微微隆起,强大的气息交织成一片,空气里都弥漫着一种如火如荼般郑强好斗的危险感觉。 来到这里,就好像置身于“天堂”。

可以想象,日后会有多少实战的机会可以任凭他自由选择。 接下来,走到一个装修豪华如同五星级酒店的大厅里,安妮和他打了一声招呼,就被专人引导到前台办理一些手续,路上偶尔还能碰到几个熟人,都是笑容满面,寒暄一阵。

王越站在后面,还微微有些恍惚。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黑色白色衬衫黑色套裙的年轻女人突然走了过来。 “你也是参加这次集训的学员么?”王越闻言微微一愣,眼神迅速恢复清明,看看了站在眼前的这个女人,见这人身材高挑,肌肉匀称,衣着打扮感觉都不太像是黑天学社在这里的服务人员,当下就点了点头。

“那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应该是东方唐国人?”这一次说话的时候,这个女人故意转换口音,用半生不熟的“唐文”来发音,却是让本来不打算和陌生人多说话的王越,生生吓了一大跳。 在约克郡这么多年,在王越的记忆里,他唯一一个见过的亚西亚-唐国人除了自己的父亲王朝宗之外,就只有一个吴伯,所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在坎大哈这种地方,听到一个西方的女人说出这种令他“曾经”感到无比熟悉的语言。 “你会说唐文?”王越的神情顿时一振。 虽然从来没有回到过那个遥远的东方古国,但在王朝宗的耳濡目染之下,对那片地方的牵挂和感情却是早已渗透到了这具身体的骨子里面。

尤其是重生之后,蓦然发现自己生活的世界满眼都是红眉毛绿眼睛的“外国人”,王越很早就有想法,有机会一定要回唐国那个所谓的故乡去看一看。

至少在那里的人,都是和他一样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的。 “哈哈,看来我果然没有看错,你真的是唐国人!”女人的眼睛里充满了笑意,连带着脸上的神情都瞬间变得兴奋起来:“你知道么,我真是个很幸运的人,在坎大哈城来自东方国度的人虽然有很多,但真正是从亚西亚-唐国来的却实在很少。

除了我最好的朋友他们一家之外,今年你还是我迄今为止碰到的第二个唐国人……。 ”“哦!那我可真应该感到很荣幸了。 不过,据我所知,坎大哈城是个很大的海港城市,对外贸易吸引了全世界的客商,从唐国来这里进行淘金的人也应该不少吧……?”“是有一些,但是真的不多。

”黑衣服的女人说起话来,一点都没有见外的感觉,而且似乎也真的是对王越唐国人的身份很有好感的样子:“唐国还是帝制的国家,制度和我们这里是完全不一样的,他们虽然也有大量的进出口贸易,但绝大多数其实都是通过中间的贸易商来完成交易的。

所以每年来到坎大哈城的唐国商人虽然也有,但确实是很少见的。

”“我家里在最近十年一直在和唐国的出口商合作,把那边的东方特产运过来销售,所以对这方面还算比较了解。

”“哦,原来是这样!”王越点点头,眼神忽然就是一动,“那你最近在坎大哈见没见到一个唐国的老人,他姓吴,是专门烧制东方瓷器的……?”坎大哈城比约克郡要大的多,他现在又是来参加集训的,所以真正能够外出的时间根本不会太多,在这种情形下想要找到吴伯,那基本就等于大海捞针一样。

不过,虽然现在他寻找吴伯的心思已经没有当初那么急切了,但能找到那当然还是最好的,如果要能得到像这个女人一样的当地人的帮助,那无疑就会把这个时间缩短很多。 至少不会那么漫无目的……。 “烧制瓷器?这么说他应该是来坎大哈城买原料的,我家里的生意虽然也有进口的东方瓷器,但那些都是真正的成品,至于烧制瓷器的原料是不经营的,但是你说的这位姓吴的老人家,我没虽然没有见到过,可你应该去我的朋友那里去打听打听的,说不定就会有意外的收获。

”“你的朋友?”王越有点疑惑。 “对,就是我的那位唐国朋友。 ”女人很确定的点了点头:“你可能想象不到,我的朋友一家人是在坎大哈城开武馆的,就是那种专门教授东方武术的地方,和我们练习的格斗术有些相似的地方,但更加繁琐,也更复杂,有些东西我听了很久都没有弄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

”估计是已经猜到了王越很可能是在这边长大的,对于唐国的了解并不会比自己多多少,所以这个女人还专门解释了一下,然后才接着说道:“他们在坎大哈的唐国人中,是很有名气的,很多来到这里的唐人小孩儿都在他们的武馆学习,附近几个城市的唐人也经常到他们的武馆聚会,我相信你说的那位老人如果是经常来坎大哈的,那么就一定去过他们那里。

”“竟然还有唐国人在这里开武馆!?”王越一听,也是止不住的一阵好奇。

相比于西方所盛行的格斗术,东方的格斗技巧另有名目,演武为术,以武称道,东方的武术在除了徒手和冷兵器的练习之外,还融入了很多东方世界所独有的哲学思想,把格斗的理念和技巧,有机的融为一体,提倡所谓的“天人合一”。 虽然王越很小就来到了约克郡,但有王朝宗的影响在,对于国内的一些东西也并不陌生,当然也不会像是对面这个女人想的一样,是个连故国问话都一无所知的“香蕉人”。

“这么说,那吴伯倒是真的很有可能去过你的那位朋友家里。 ”王越早就见识过吴伯的一些手段,知道这位老人绝不可能是个普通人,以他那天看到吴伯晨练时深入精神内部的感觉,时至今日每每想起来的时候,因为格斗术的练习,已经触及到了身体内部的奥秘,对他的震动也越来越大。 尤其是听到这个女人说他的朋友一家开的是武馆之后,王越立刻就很自然的把这件事情联想到了吴伯的身上。

“那我什么时候能去拜访一下你的这位朋友呢?”“这个可就不好说了。 ”似乎已经看出了王越语气中的那一份急迫,对面的女人也表示理解的笑了一下:“如果我能促成你们的见面,那当然是件好事,但你也知道现在我们正在参加集训,第一天来报道,基本是不可能离开这里的。

这样,如果你能等的了,过几天有机会了,我们一起回坎大哈城一趟,我给你介绍我的朋友认识。 相信他见到你,也一定会很高兴的。 ”王越呼了一口气,当下也不由笑了一下。

知道自己这是有些关心则乱了,这种事情的确是着急不得的,吴伯一个大活人,自己有手有脚的,不管现在找到找不到,他也总得先捱过着一个月再说。

“不好意思,是我太着急了。

”“没关系,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想必这位老人家应该是你的哪位长辈,如果是我,我也会有些迫不及待的。 ”黑衣女人很大度的摆了摆手,刚要开口说些什么,突然就从走廊的入口处传来一阵压抑不住的喧哗声。 “看呀,居然是龙格尔,想不到这次集训,连他这种人物都来了……。

”“可不是么,前些时候我还听说,他在和南方格斗流派的交流中横扫了大小一十三个流派的高手,为我们北方格斗界赢得了巨大的荣誉。

”“偶像呀!”“好大的排场,什么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哼!大家都是同一届的学员,我就不信他能比咱们厉害多少?”巨大的喧哗声顿时引起了大厅中一些人的不满,在距离王越不远的一处所在,一个身材高大,五官好似刀刻斧凿一样的年轻人在看着走廊前面一群人的时候,冷冷的笑了一下。

“年青一代的第一高手?”王越眨了眨眼睛,不知道什么人配得上这样的称号,顿时抬眼朝前望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