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零五章 血脉遗训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6
  • 107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梦境修炼之地的完成,只是秦墨计划的一个部分,另一个部分,则是千元宗所藏武学的品阶。 千元宗的前身至元宗,当初也不到四品宗门的层次,按照宗门的典籍记载,至元宗在中古时代,倒是相当的强盛,但

第一七零五章 血脉遗训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梦境修炼之地的完成,只是秦墨计划的一个部分,另一个部分,则是千元宗所藏武学的品阶。 千元宗的前身至元宗,当初也不到四品宗门的层次,按照宗门的典籍记载,至元宗在中古时代,倒是相当的强盛,但是,中古时代结束后就不断没落了。

一个宗门的没落,其原因经常是相同的,就是镇宗绝学的遗失。 一方大域的霸主级势力,至少要存有一部天级顶阶武学,才能培养出足够强大的传人。 在此之前,秦墨也将得到的一些天级绝学,在千元宗留下拓印本,但是,却缺少天级顶阶的武学。

在进入绝域坟场前,秦墨自身修炼的武学中,除却战主杀法外,都没有一门武学,能真正算是完整的圣级绝学传承,自也无法留给宗门。

就是现在,除却祭体祷文,战主杀法外,秦墨也没有一门完整武学,能够算得上圣级。 当然,【无光寂一剑】,【锻神八法】,【幻天极神剑】这样的绝学,自是非一般的圣级武学可比,却是无法拿出来,作为宗门的镇宗绝学。 至于自行推演出的【大道九剑】,倒是能够撰写出来,作为宗门的一门天级顶阶剑技。 “仅是一门剑技,不能作为真正的镇宗武学啊!”秦墨皱眉,千元宗并非以剑技闻名,虽然历代门人中,都有剑道天才涌现,但是,最适合作为镇宗武学的,还是以修为淬炼为主的功法。

这一方面的功法,秦墨反而是接触最少的,因为他修炼的过程中,依仗斗战圣体的蜕变,修为提升无比迅速,并没有刻意修炼过超强的功法。

“墨师侄,一门天级顶阶剑技,已是足够了。 其他的可以慢慢来。

”对于秦墨的苦恼,车宗主、古老峰主额头直冒冷汗,这两天来经历的事情太大,让他们尚未适应过来。 事实上,车宗主、古老峰主暗中嘀咕,就算拥有天级顶阶的功法,如何能够修炼入门,也是一个难题。 这数年来招收的门人中,能够领悟天级绝学的门人,就是少之又少,一个巴掌都能数过来,何况是天级顶阶的武学。

这种接近圣级的武学,实非一般的天才能够参悟,若是真有这样的领悟力,也未必会愿意加入千元宗,二品宗门的大门都会为这种天才敞开。 秦墨暗中摇头,两位师长长期待在千元宗,未曾踏足大陆其他五域,在这样的眼界上还是浅了点。

随着阵宗的崛起,千元宗也随之进入大陆强者的视野,一旦千元宗跻身三品宗门,因为阵宗的关系,必然会有绝世天才会选择加入,到时候,没有天级顶阶的武学传授,就显得很尴尬了。

当然,关于这些考量,秦墨并没有说出来,只是记在心里,若是以后遇到合适的功法,就存留下来。 对于秦墨的苦恼,一旁的银澄暗中龇牙不已,这小子一言一行,所考量的事情,都已是一方宗主所为,这是实力到了一个层次,才会有的改变。 相比之下,狐狸则要欠缺一些,在真正的战力上,它还没有达到那一层次。

不过,关于秦墨布置的计划,银澄则也是嗅到一丝不安。

“小子,你这样未雨绸缪,是真觉得不久之后会有巨变么?”银澄传音问道。 秦墨微微摇头,他也说不上来,只是这段期间,随着那种敏锐的感知越来越强大,他越发有种预知般的危险感。 所以,他才会急切有这种布局,至少在将来,若是真正的巨变爆发时,宗门能够有一些自保的能力。 “看来本狐大人也要通知一下族内,做一些防范了。 ”银澄心中一凛,喃喃自语。 前后耗费了三天时间,秦墨布置完这一切,才是松了一口气。 随即,他准备前往家族,回来之后,尚未向爷爷请安,要与老人家聚一聚。

“宗主,这是什么?!”望着车宗主递过来的一块焦黑牌子,秦墨有些诧异的问道,他并未看出这块焦黑牌子有什么特殊。

“墨师侄,这件东西应是你秦家先祖的一件遗物。 ”车宗主这般说道。 关于这块焦黑牌子的由来,车宗主也是很偶然发现的,在千元宗迁至主城时,这块焦黑牌子与宗门先辈的遗物放在一起,开始并未受到重视。 之后,在最近一次整理中,被宗门一位长老发现,稍一探究来历,竟是与上一次千年之战时,宗门一位天才剑手有关。 而这位天才剑手,正是当初发布乌金剑令的那位宗门先辈,与秦家的先辈有过渊源。 如今的千元宗,秦墨在宗门的地位何等之高,其威望更是超越历代先辈。

凡是有关秦墨的事情,宗门都会非常重视,关于这块焦黑牌子的由来,就由车宗主仔细探查了来历。 后来证实,宗门那位天才剑手与秦家先辈的交集,正是因为这块焦黑牌子。 “我先祖的遗物?!”秦墨有些震动,向车宗主道谢,接过这块焦黑牌子。

车宗主欣然一笑,交付这块焦黑牌子后,便是离开。

此时,银澄、五彩小猫咪、小龙崽都是凑了过来,仔细检查这块牌子,想看看是否有特殊之处。

“就是一块普通的石牌啊!一点神魂气息都没有留下来。

”五彩小猫咪眯着眼睛,它的天赋神通对于神魂最是敏感,哪怕残留一丝,也能感应到。 银澄也是咧嘴摇头,本以为可能是宝物,想不到就是一块废牌。 这块焦黑牌子的质地,乃是一种灵级石料制成,相当的普通,制作的手法也很粗糙,毫无亮点可言。

“看起来,就是你小子先祖的一件遗物,被故友收藏了作为纪念。 ”银澄做出这样的推断。 秦墨翻开着这块焦黑牌子,眉头不自禁皱了皱,他探查的结果与两个同伴一样,但是,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这块焦黑牌子并不普通。 短暂的疑惑,随即,秦墨心中似有一道灵光划过,轰得一声,体内传来一声共鸣的响动。 这并非是肉身,或是神魂的共鸣,而是一种血脉上的联系,让他一下子醒悟过来,那种奇怪的感觉属于秦家血脉上的一种共鸣。

呼……下一刻,这块焦黑牌子开始放光,如同被点燃一样,开始一点点熔化,有一种奇异的力量在燃烧这块焦黑牌子。

“血脉遗训!?”银澄霍然瞪目,惊呼道。 这样的情景,让狐狸想起了这种神秘的遗训,唯有在无比强大的血脉之间,才能够施行这种遗训,留给其后世子孙。

这种血脉遗训,在当世的古幽大陆已是非常少见,在妖族之中一些强盛的族群,还能够施展这种血脉遗训,唯有相同血脉的嫡系后辈才能触动开启。

按照妖狐族的典籍记载,在中古时代之前,这种血脉遗训在强大种族中时有出现,往往是以此形式,将不传之秘流传下去。

现在,这块焦黑牌子中,竟出现【血脉遗训】的迹象,不管是否有秦家的不传之秘,至少可以肯定一点,秦家的这位先祖,必定开启了血脉中的强大力量,很可能是斗战圣体。 秦墨盯视着焦黑牌子的变化,目不转睛,他也感到意外和激动,没想到会发现秦家先祖的一些秘密。 终于,这块焦黑牌子消失,却是有一张画出现在秦墨手掌中,这张画仅有巴掌大小,却是无比精美,其上的的图案更是让秦墨等惊异不已。

“【至音玉璧】?!”秦墨、银澄面面相觑,没想到留下的遗训,竟是画有【至音玉璧】的一幅画。

与千元宗如今的【至音玉璧】不同,画中的宗门至宝是相当完整的,并未遭到损坏。

只是,秦墨摸不到头脑的是,他是知晓【至音玉璧】非常不凡,很可能是一件大陆级神物的组成部分。

若是先祖留下的遗训,是想告知这件事情,对他来说,就是毫无价值的秘密了。 “咦!这个地方有点不对。

”五彩神猫瞳孔一闪,爪子指向这幅画的一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