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故事高阳酒徒的作文素材】意思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10
  • 24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提起酒徒二字,耸人听闻,实属小题大做。 所谓酒徒,只是嗜酒的人而已。 《辞海》说,自称酒徒,意含狂傲,称人酒徒,多带贬义,颇有道理。 但在古人看来,意未尽然,唐代著名的文

【成语故事高阳酒徒的作文素材】意思

  提起酒徒二字,耸人听闻,实属小题大做。 所谓酒徒,只是嗜酒的人而已。 《辞海》说,自称酒徒,意含狂傲,称人酒徒,多带贬义,颇有道理。 但在古人看来,意未尽然,唐代著名的文学家元结,对酒徒就写了一首颂扬歌,歌曰:“山为樽,水为沼,酒徒历历坐洲岛。 ”提到高阳酒徒,汉代称他功著与国,还有一番酒成大事的记载呢!  高阳酒徒郦食其(音义基),陈留高阳人(今河南杞县西南),为汉高祖刘邦的谋士。 少有壮志,喜读书,家贫落魄,无以为衣食业。 嗜酒,后来只好充当看管门户的监门吏。 县中官府和贤豪,都不敢任用,皆称之为狂生。 他坚信不移等待时机。

公元前209年,陈胜、吴广打起“伐无道,除暴秦”的旗帜,于是天下群雄起而响应。 时有项梁起兵会稽,刘邦起兵于沛,起义风暴席卷全国。

陈胜、项梁等起义军路过高阳,皆为郦生鄙视,认为都是些鼠目寸光之辈,不能听大度之言的人。 惟独沛公刘邦,“嫚易人,有大略,此真吾所愿从游”!于是,他自荐于沛公。   沛公刘邦,字季,为人仁而爱人,不爱生产劳动,喜施舍,意豁如也,常有大度。

壮年为泗水亭长,是一个地方有名的无赖。 他好酒及好色,常醉卧于酒家,又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酒徒,幸醉酒为吕公所识,以女吕后为妻;因醉酒而斩白蛇,得名自负,起兵反秦。 公元前207年(二世三年),沛公引兵西,相遇强盗出身的彭越起义军,遂共同攻打秦军,战不利。 后攻昌邑不下,乃西过高阳为郦食其所识,当为“大人长者”以求见。

  一天,刘邦正坐在床上,有两个女人为他洗脚。 忽报乡里有位儒生求见,此人年以六十有余,身高八尺,人都称他为狂生,自称非狂。

刘邦一向轻视儒生,过去见到儒生,常以儒生帽子当尿盆,以污辱儒生。 今天忽听有儒生求见,盛怒之下,叫人谢绝接见,并说:“我以天下大事为重,没有时间接见儒人。

”在外等候已久的郦食其听罢,立即“瞋目案剑叱使者曰:走复入言沛公,吾高阳酒徒也,非儒人也!”使者忙报之,刘邦一听自称高阳酒徒,来者不善,慌忙连脚都来不及擦,‘据足杖矛’曰:‘请入!’郦食其入内,见沛公长揖不拜曰:“你不是想要诛暴秦,为什么还这样傲慢对待长者?你是想助秦攻诸侯呢?还是率领诸侯破秦呢?”此时,刘邦不知所措,辍洗起衣,忙请食其上坐,谢罪曰:“过去听人说先生的容貌,今天见面才知先生的来意!”并问其计?这位高阳酒徒曰:“足下起瓦合之卒,收散乱之兵,不满万人,欲以径入强秦,此所谓探虎口者也。 夫陈留,天下之冲,四通五达之郊也。

今其城中,又多积粟。

臣知其令,今请使令下足下,即不听,足下举兵攻之,臣为内应”。

大事可成矣。

  于是刘邦接受郦食其的建议,决定先攻占陈地,并派遣郦食其为内应。 郦食其来到县城,见陈留县令说陈秦之将,汉王将兴之理,希望他能投降刘邦。 但县令惧怕秦法的苛重,不敢冒然从事,予以谢绝。 就在当日夜半杀死县令,并将县令人头窬城而下,报之于沛公。 刘邦见大事已成,引兵攻打县城,叫人用竹竿挑着县令人头,大声疾呼:“你们赶快投降,你们的县令已被砍头了!如若不然的话,后下城的也要斩头的!”城上守军见县令已死,无意再守,遂开城投降。

刘邦进城得“其库兵食积粟留出入三月,从兵以万数,遂入破秦。 ”此皆高阳酒徒之功也。   高阳酒徒郦食其的作用,功著于国,主要有以下几点:  第一,正当刘邦徘徊不前,举棋不定之时,是郦食其为他指出攻陈留之方向,成为刘邦反秦首功;  第二,攻陈得积粟,足够起义军三个月的粮草,使其后勤无忧,得以有力量进军;  第三,攻陈扩大了起义军队伍,尤起兵数百人至破陈留扩兵到万人;  第四,刘邦过去一向瞧不起知识分子,但自从接见这个高阳酒徒后,才深知欲成其大事,没有知识分子为他出谋划策是难以成功的。

  从此以后,刘邦不仅封郦食其为广野君,并且重用其弟郦商为将,率兵数千人,跟随刘邦南征北战,立下汗马功劳。 郦食其为刘邦所器重,酒徒竟然成为刘邦创业初期的重要谋士之一。 后来他为刘邦游说四方,瓦解诸侯也树立不少功勋。 公元前204年楚汉相争时,他建议刘邦曰:“两雄不俱立,楚汉久相持不决,百姓骚动,海内摇荡,农夫释耒,工女下机,天下之心未有定也。

愿足下急复进兵,收取荥阳,据敖仓之粟,塞成皋之险,杜大行之道,距斐狐之口,守白马之津,以示诸侯劾实形之势,则天下之所归矣。

”并愿意去说服当时尚有兵众将广、割据一方的齐王田广。 高阳酒徒这一建议,却成为刘邦取天下的战略思想了。

刘邦派他去游说田广,晓之天下利害,“田广以为然,乃听郦生,罢历下兵守备战,与郦纵酒。 ”这是由于韩信乘机功齐,为田广所误解,认为这是郦食其出卖了他,遂将郦食其烹杀。 临死前,田广对其曰:“汝能止汉军,我活汝。

”郦生对曰:“举大事,不细谨;盛德不辞,而公不为若更言。 ”慨然就义。   郦食其死后,当刘邦称帝评奖列侯功臣时,封郦食其之子郦疥为高粱侯,以示不忘前功。 随着时间的推移,郦食其的名字,在人们中间逐渐消逝了,然而“高阳酒徒”竟成了它的代名词了。 嗜酒者,往往自喻,深以为荣幸,也许就是这个缘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