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守安然,念君暖笑如初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6
  • 200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今夜月华为伴,倚窗而立,执一盏清茗,看窗外几点光影稀疏,听深秋的风瑟瑟清唱,喜欢把对你的思念倒影在清茶中,细细品味这杯天涯咫尺的孤单,这若隐若现的孤单缓缓穿透了凡尘俗世,悄悄地融进远方你的

寂守安然,念君暖笑如初

  今夜月华为伴,倚窗而立,执一盏清茗,看窗外几点光影稀疏,听深秋的风瑟瑟清唱,喜欢把对你的思念倒影在清茶中,细细品味这杯天涯咫尺的孤单,这若隐若现的孤单缓缓穿透了凡尘俗世,悄悄地融进远方你的气息里,温软了一怀恬静,寂守这份安然,念君暖笑如初。

题记(一)  其实不大喜欢文字,也并非文静恬谧的女子,虽世俗不断,却也在文字中保留内心深处的一城宫阙,尽管清冷,总是喜欢在思念你的时候与文字相依,独自在记忆里撷月光华韵,采文墨馨香。

你说我外表坚强,文字却清新飘逸,其实哪里是这样呢,只是卸下思念后的我太过瘦弱,只能以之做盾,使自己强大起来罢了。

只有在文字中你我才会相遇,才会成全一段地老天荒的相守,否则那也只会是俩俩泪眼相望,隔着一条宿命的河流,站立着站立着,久久地便站成了谁的岸,看对岸那日益凋零的,渐渐的成为记忆之中的逝水沉香。

你懂或不懂,我言或不言,都终是双掌合一,以离人的口吻深深叹息罢了。   孤灯瘦笔两行相思泪,执笔落墨滴滴墨染成念。

在你给我的信里找寻岁月曾经留下的温度,轻轻捧起它的脸庞,内心便缓缓绽开一朵素净的莲,在方方墨染的相思里寂守一片安然,安然等待着你的归期,君若离去,我自会凋零,君若不来,我怎能盛绽有生之年,能以安然的姿态守候这份在天涯的相思,说不上不慎欢喜,却也是三生有幸。

浅相遇,薄相知,淡相守,即使物是人非,忆起,便是暖,足矣。   (二)  于是我用一笔思念来临摹你的模样,结实饱满的额头,挺拔有力的眉弓,棱角方正的下颌,标准的站七比例。

线条在你眉心的气宇轩昂中有点及面,由深至浅。

画笔挥洒在秋风里,色彩由深到浅,情意却由浅至深。   多情的线条勾勒出那个街边雨后的夏天,我执一把碎花小伞,穿一袭纯白连衣裙,齐肩长发在夏日的风中轻舞,你说是你喜欢的样子。 午后的阳光从伞顶45角斜斜的照下来,暖黄暖黄的,有种油画的特质。 我期待着雨后我们浪漫的对白,此时,你转过头,我惊慌失措,顷刻间,我的世界便浪涛惊涌,你轻松的的口吻平息下了这汪波澜,你问我:曾二倩,你想不想吃西瓜,我去给你买一个。

还没等我反应,便拉着我买了个让我欲哭无泪的大西瓜。

在那个雨后正息夏天,我陪着一个叫陈二峰的家伙蹲在街边吃完了一大片西瓜。 时光镜头一转,这一刻便定格在了瓜香弥漫的暖色调的夏天。 回忆久久地不愿转场,那些记忆的花絮,都是你以45的角度看着我笑眯眯的说,曾二倩,你好傻哦。 无意间在这句话的末端我捕抓到了丝丝疼惜的温度。

我知道自己有些傻,可是,我知道你就是喜欢我这样小小的傻气。 在那个夏天,为你,悄悄收藏了一句话。 你总是故意问我,其实,我知道你是知道的。   (三)  描一纸深情,绘一胫凝眸。 画下的风景越过千年的风霜散尽了繁华,俨然一弯你暖暖的笑,在你的暖笑中我遇见了那年开满夏花的时光左岸,在桃李园的湖边你将我抱起来说并假装生气的说:再戳我,我就把你丢进湖里!我哼哼不服,倘若你真的把我丢进湖里,那你便也要跳进去将我捞上来,然后我一定会哭着向你妈妈告状。

最后你一定会无奈地摇摇头:哎,你赢了。 我便洋洋得意,陈二峰,此生你注定只能被我欺负。

任时光荏苒,这些并不浪漫的回忆都成为流年之中丰腴的过往。   以画做文,为你绘一眸晶莹剔透的词,以我的相思为标点,让那些柔软明媚的的句子在你的暖笑见复苏,逗号便是等待,句号,则是,相逢。

  PS:这篇文章送给我的未婚夫陈峰先生。 也愿天下所有军恋的姑娘都能坚持守候这份天涯咫尺的相思,这些日子将会是青春岁月中最纯真美好的回忆。 青春原创精选韩历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