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那些年,残忍而又悲催的过往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9
  • 18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这些天总是让我想到一些以前的事情,久远到小学时代那个怯懦的不讨喜的孩子。 小时候的自己是不出众的,不应该说不出众,简直就是糟糕透了。 那个时候的自己简直不能够用平凡来形容,只能说是

回忆,那些年,残忍而又悲催的过往

这些天总是让我想到一些以前的事情,久远到小学时代那个怯懦的不讨喜的孩子。 小时候的自己是不出众的,不应该说不出众,简直就是糟糕透了。 那个时候的自己简直不能够用平凡来形容,只能说是比平凡还要糟糕好多好多倍的人。 很多年以后,我回想那时候的自己,我往往会自嘲的说:看,这就是你,那时候的你。 如果那时候我跟你活在同一时刻,我都会忍不住的嘲笑你,欺负你,把你踩在脚下,看不起你!那就是我的小学生活了吧。 一般的小孩,成绩不出众的,最起码有乖巧的性格,偏偏我的性格那样。 木讷、不会说话、做事情从来不用脑子、不会像其他小孩一样小心翼翼的讨好老师讨好那些成绩好的孩子。 跟我一起的人欺骗我、出卖我、鄙视我我从来都不知道。

像个傻子一样,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尊严送给别人践踏。 偏偏那时的我从不知道什么叫做尊严。

我是深深地、深深地鄙视那样的自己。

前几天,一直在练啦啦操,在跳舞的时候,我就想起了我小学时期的班主任。

我记得她姓秦,我记得她有一双凶狠的眼睛,这就是我对我小学班主任唯一仅存的印象。

记得以前,我们有一次班上跳舞,那支舞我还记得,现在还记得。

就是那支舞,我们用心练了好久好久,而我也一直在参与那支舞的编制。

只是后来,最后关头的时候,就是她说要我别跳了。 任何理由都没有,她就这样把我PASS掉了,她就是如此坚定的确信我一定不能跳好那支舞。

再后来,谈到表演经费的时候,我跟我一个朋友偶然提起大概要50多。 然后她家里人听说后就觉得太贵了,让她别跳了。

而我们敬爱的班主任,就是那天,把我叫到讲台上,当着全班人的面,说我是嫉妒,说我是谣传,说我是故意的报复,说我心机太重。 那时的我甚至不知道错在哪里,但我确是那么坚定地认为我肯定是错了。

而从那以后,我真的成了不会跳舞的人。

有一次,初中的时候,一个小学同学问我:你小时候不是很会跳舞特别是很会劈叉吗?来给我们表演一个啊!而我就是那样的怯懦,怯懦到事情过了那么久还一直不敢跳舞。

到现在,肢体慢慢退化,别说劈叉了,简单点的动作都要做好多遍才能标准。 还有初中的时候,那个班主任姓姚,我还记得她笑面虎一样两面的性格。

我还记得她的行事标准,差生就活该没人格。 我还记得那时候班上选排练小品的人,她在知道我有表演经验的情况下把我PASS掉,她在知道我有多渴望的情况下还是坚持把我下掉了。

最后结果又如何呢?一群所谓的好孩子和教师子女在台上笑场的笑场,晃台的晃台,偏台的偏台。 最后的结果呢?也就是区区鼓励奖而已。 看,我说过我可以的,她就是不信,她就是觉得差生就是一无是处。 我还记得她对我说的一句话,深深地记得。

她说:像你这样的,要身材没身材要脸蛋没脸蛋,你可千万别妄想有男生会喜欢你,要我说你就应该趁现在赶紧回家嫁人的嫁人,结婚的结婚。 她还说过:你看看你这畏畏缩缩的样子一看就成不了大才,你自己说,你能成大才么?我还记得,说这些话的时候,我是跪着的。

现在,每当回忆起这些的时候,心里就是满满的恐惧和恨。 这就是一位园丁说过的话,这就是一位园丁亲手摧残一支花骨朵儿的全过程。

高中,我感谢有这样一个地方的存在。 我也感谢那些老师,很多很多老师。 只要是教过我的老师,都让我感受到了切切实实的温暖。 在高中,我学会了感恩,学会了将心比心,学会了自信,学会了展示自己。

我感谢高中的存在,我发誓,这三年是我学生时代最美好的三年。

这三年的温暖差点就让我遗忘了自己凌乱不堪的回忆和过往。 在高中,我才真正意识到原来人都是有人格的,人都是要相互尊重相互理解的。 虽然高三的最后一年有些些不愉快的小插曲,也罢,就权当被狗咬了一口。 幸亏处理及时,也不至于留下伤疤满目狰狞。 大学,不管我如何努力,却总是摆脱不了性子里那个怯懦的自己,那个自卑到骨子里的自己。 我恨这样的自己,总是拖住我不让我前进。 我羡慕那些童年幸福的人,他们才算是真正完整的人。

现在的我,已经摆脱不了那个怯懦卑微的自己,那样的性子已经深入骨髓,拔不出来了。

余下的时光里,我只有不断地伪装,不断地自我鼓励,不断地提醒自己,这样,我才有勇气走完这漫长的人生路。

如果,我以后有了小孩,我一定会给他最好的教育,而不是把他交给那些无良的所谓园丁。

如果他到学校接受的是这样的教育,那还不如就此罢学。 至少他的身心还是健康的。 那些无良的园丁啊,你们总觉得小孩子什么都不懂,可是,我要告诉你们,小孩子总是会长大的。

长大了的他们,回忆往昔,你猜,他们是会恨你们一辈子还是如你们所说感激你们的如此对待呢?我发誓,我是已然释怀了你们已经把我摧毁成了这样,我还能以怎样的立场来怨恨呢?而我不是圣人,自然也不会感激。 我只当自己已经忘记了这些事情,别说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来辩解,说是为我好。

麻烦你,为我好的话,首先请给我人格。

算是回忆录了吧!虽然残忍而残酷。